内丹门派

来自通约智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主页 内丹术的出现 内丹理论的出现 内丹门派 内丹术现状


内丹门派

至北宗初张伯端著《悟真篇》,倡导先性后命的内丹修炼方试,开创内丹南宗,此派入手时重视修命,要求先筑基即先打好身体基础,才能正式进行炼精化气等以后程序。张伯端后石泰、薛式、陈楠、白玉蟾依次相传,被后世称内丹南宗五祖。此五人前四人的修炼方式有许多研究者认为是双修,到白玉蟾却转变为清修。这说明时代风气的影响使得内丹修炼方式逐渐由男女双修转为个人清静孤修。

与南宗丹法相对的在南宋以北的金国王重阳创道教全真派,也以内丹修炼为主,与南宗先命后性不同,尤重性功,主张先性后命,有七分性三分命之说。甚至有不求长生之说。此派也传言丹法传自钟吕一脉。王重阳有七弟子,被后世称为“北七真”。

其中丘处机所开全真龙门派对后世影响很大,因此龙门派丹法传承很广,当年仍有此脉传人。另外北七真中唯一一个女性孙不二所创的清静派丹法是内丹中第一部明确专为女性所设的内丹术,至此内丹术不论理论和操作方法已完全成熟,后世内丹术的发展基本上都是沿着南宗和北宗的方式传承和发展的。

内丹术到了宋末元初,白玉蟾的再传弟子李道纯提倡“中道”、“守中”的内丹修炼思想,被后世称为内丹“中派”的开创者。但李道纯仅提出中派理论并未开宗立派,也没有谈及具体操作方法。倒是他的“中道”思想对明清一些内丹家影响较大,他还把内丹的方法作了一番分类,提出三元丹法——天元丹法、人元丹法、地元丹法,代表作有《中和集》。

全真派创派之初本持清修丹法,但经过几代发展到元朝的龙门派弟子陈致虚先学北宗丹法,但后又遇南宗双修丹法传人习得双修丹法。主张三教合一,认为三教皆归宗老子,将金丹大道作为三教一贯的唯一正宗。

及至元末明初张三丰开创内丹“三丰派”其师承较不明晰,自称是张三师后裔,学得陈抟的睡功。也力主三教合一,不仅主清修,同时也主双修,有双修名著《无根树》。后人多记其神异事迹,有死而复生、不避寒暑和元神出窍。其丹法有三元合一特色,即既主内丹也用外丹,既清修也双修。对明清两代及现代影响都很大,传又说他在武当山创太极拳。

到明嘉靖年间江苏兴化不弟书生陆西星自称“吕洞宾降临其北海草堂,住二十二日,亲授丹诀”,以此开内丹“东派”。作品集为《方壶外史》,他力主双修称“男女阴阳之道顺之则生人,逆之则成丹”后人认为他的双修方法较为高妙,称可达夫妇俱仙之境界。但他也实践清修丹法和外丹法。他也力主三教合一,晚年还修禅。

他被称为“两宋元明道教内丹双修理论的集大成者”(《中国道教史—第四卷》第28页)。万历年间伍守阳得全真龙门派传人传得全真派丹法,经自己整理形成一新的内丹派系,又因其弟子柳华阳在此派的贡献此派被后人称为“伍柳派”。此派将内丹清修丹法完整的作了理和法的综述。

第一次把“大小周天”的术语引入内丹术中,对后世影响很大,其丹法分“百日筑基、初关炼精化气(小周天)、中关炼气化神(大周天)、上关炼神还虚”;还有小药、大药、阳光三现、九年面壁等名词。伍柳派丹法的出现基本代表全真派清修内丹已达高峰,至今还有人自称是此派传人,可算是对现代影响最大的丹派了。

清代内丹术杂而多端,即有主清修者,有主双修者,有阴阳双修和清修难辨者。内丹术发展至此已无什么大的理论创新,多是在操作方法上花样百出。首先清朝早期柳华阳所承伍守阳的丹法大论佛道合一理论,柳华阳本是僧人,在得伍守阳丹法后自然将丹法和禅法融为一体,此丹法佛教气氛很浓,把佛都的“六神通”也移植了过来。清代内丹术渐泛化于俗也有不少儒者修内丹企求成仙,康熙年间官员仇兆鳌得阴阳双修丹诀,辑有《参同契集注》和《悟真篇集注》。

这些书中大讲阴阳双修之道,但经其本人实践却以失败告终,于是深悔往日好仙之举,并作诗自嘲,痛讥仙道。道教全真龙门派在中兴之祖——王常月的复兴后龙门派复大兴于东南西北,龙门派内丹术在北方以刘一明为代表,其丹法主要继承先前龙门派丹法,唯和前代不同的是他主张先命后性,其它变化不大。

另一代表为在南方的闵一得,其本为龙门派弟子,闵氏作著《古书隐楼藏书》,其丹法除继承传统丹法的运气于身体前后的任督二脉外,还特重视脊前心后的“黄道”。有“中黄直透”法。其后有一名为黄裳的江西人在四川建“乐育堂”讲学传授丹法,该派与闵一得丹法都被后人归入“中派”。此派丹法既有强调“守中”的丹法,又有和传统行大小周天类似的丹法。黄裳最重要的著作有由门下弟子笔录并编纂成《道德经讲义》、《乐育堂语录》、《道门语要》三书。此派据说现在还有传人,并有相关书籍出版,入手讲究先守双目间的印堂。

到清道光年间,四川乐山人氏李西月创内丹“西派”。李氏初名元植,字平泉,入道后更名西月,字涵虚,号长乙山人。从其改名和西派之名称不难看出他有意效仿明代的陆西星的“东派”。他自称先后遇张三丰和吕洞宾传授丹法。此派外界多认为是双修派,都因其所传典籍上多言“彼家”等双修字眼。

但根据此派后代传人所言,此派丹法却是清修丹法;称彼家指的是身外虚空,所有丹诀竟然只有几个字——心息相依、大定真空。此法和其它丹法大为不同,下手和了手都叫人在口鼻外的方寸之地凝神调息,不得注意自身感受。或许是李西月自创的一种新的炼养术。至于究竟此法是否能达到传统内丹术相同结果,不得而知。此派由于开派较晚,直到现在还有传人,网上还有当代传人所写书籍流通。

到民国成立,内丹术这种发源并成熟于封建社会的产物步入了现代社会,现代社会是一个重视理性和科学的社会,但内丹术这一由宗教所衍生出的非科学的产物仍以其特有的神奇魅力引现着很多现代人群,因此不少现代内丹研究者纷纷采用科学手段来分析解释内丹学。明国时期较著名的有号为“千峰老人”的赵辟尘和倡导“仙学”救国的陈撄宁以下分别简述之。

赵辟尘得伍柳派丹法传入习得此派丹法后有所发挥创造另开一支派称“千峰派”,并留有著作《性命法诀明指》该书把内丹的理论与修法用当时白话文介绍的非常详细批露了大量的内丹修法口诀并结合生理学图文并茂的介绍了整个千峰派的修炼程序。此书由于内容明白直接,成了现代人了解古代内丹术修法最佳书籍,又因此派现在仍有传人所以影响很大,是研究内丹清修派重点研究对象。

另一人陈撄宁由于少年体弱多病而寻养生之术而入丹道之门,为求丹道不仅广求丹经并到处求师访友,并倾力实践外丹术,对丹道这门学问的博学程度在当时无人能及。后忧于国家贫弱,在《扬善半月刊》、《仙道月报》等刊物上开个人专栏专为养生爱好者讲解并指导内丹养生。他将丹道这个道教中的修仙之术从道教中抽出来以称为“仙学”并竭力宣扬仙学不是宗教而是科学,并将仙学作为中华民族的自救手段。

实际上不论他怎么称乎,都不能否定他所谓的“仙学”其实就是道教的炼丹术,也称丹道。由于陈撄宁学问广博,他的仙学包括了许多道教和道教以外的修炼之术,当然也包括内丹术了,他本人极力倡导的就是清修丹法;并力批那些阴阳双修的法门,认为真正的双修之术已失传;他还相信外丹黄白术并作过实验,称外丹确有其事。

内丹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