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石客:庐山会议为林彪抬轿子的各怀鬼胎

来自资治通约,永生互联,数据永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模板:历史 作者:秋石客

笔者以为,林彪在庐山翻船,按其子林立果的说法是“倒大霉了”,其责任主要应由一帮为林彪抬轿子的人负责,他们各怀鬼胎致使庐山事情闹大,迫使毛泽东与接班人分道。如果庐山会议不是一边倒的拥护林彪,只是少数人起哄,以毛泽东的性格和政治方计,或许轻描淡写的过去了,恰恰是一边倒向林彪,才有了毛泽东的“反潮流是马列主义原则”,才有了毛泽东南巡与林彪摊牌。

陈伯达的主席梦

陈伯达在庐山虽然被批判,但其恶劣作用至今没有被彻底揭露

毛泽东看到了陈伯达在毛泽东和林彪之间搞投机是正确的,因为陈伯达此毛病有前科可查。一九六四年陈就曾在毛泽东和刘少奇之间摇摆不定,后来他看刘少奇不买他的帐,才转到毛泽东一边攻刘少奇。文化革命中他虽为文革组长,实际上说了不算,自称历史上的傀儡刘盆子,遭江青等排斥。就在他得不到毛泽东欣赏时,他见林彪羽毛丰满,接班以定,就想投靠林彪,脚踏两只船,有此种心态的不止陈伯达一个,还有许多。

陈伯达在庐山兴风作浪,不少人误以为是林彪支持,其实至今没有证据,林彪在庐山当面就严厉批评了陈伯达,与其相对比,林彪却保护军队干部,说吴法宪等是老粗,上了陈伯达的当。如果陈伯达与林彪有勾结,总会留下珠丝蚂迹,但陈伯达至死也没说。

实际上,在笔者看来,陈伯达内心有一个秘密被毛泽东、林彪等忽略了。陈伯达常称自己是小小老百姓,实则大大野心家。因为陈伯达完全知道毛泽东不可能当国家主席,林彪也不能作常出头露面之事,周恩来总理一职没人能争,自然也当不了国家主席,康生多病,年龄又大,也不可能当国家主席,中央共五个常委,其他人都不行,陈伯达就有最大的可能了!所以,他尽全力支持设国家主席,为的不是林彪,而是陈伯达自己。可惜这一点世人没有看透,皆以为林彪要当,实为大错特错,以林彪的身体和政治水平,怎能为已公开争当摆设国家主席,岂不怪哉?至于叶群、吴法宪等,不知利害,愚蠢如猪,想着林总如何如何,那倒有可能。

汪东兴的脚踏两只船

汪东兴向林彪暗送秋波,在庐山出尽风头

如果说陈伯达因为受毛泽东冷遇而投机很正常的话,那么,汪东兴的一反常态就令人费解了。

众所周知,汪东兴是一直受毛泽东重视和信任的,他对毛泽东是了解的,他为何在庐山大力拥护林彪讨伐张春桥呢?原因有三:

一是他可能知毛泽东身体状况不大好,想脚踏两只船,给自己留条后路,是不忠;二是可能身陷叶群一伙谋划中,为立功而故作姿态;三是他深知江青、张春桥看不起自己,惧怕张春桥接班,故意为之。

事后,毛泽东斥汪东兴嫌己老另换门庭,让其滚,吓得汪哭跪求饶,表示要反戈一击,毛泽东终不忍除之。江青有倒汪东兴意见,毛泽东不听。

一九七零年庐山会议上,汪东兴高调支持林彪讲话反对张春桥:“我完全拥护林副主席的重要讲话,完全同意刚才伯达同志的发言。我代表中央办公厅和八三四一部队坚决要求设国家主席,建议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当国家主席。刚才伯达同志讲的情况是非常严重的,我们党内还有这样的野心家,他们还在巧妙地反对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这是没有刘少奇的刘少奇路线,是刘少奇反动路线的代理人。根据我们中央办公厅机关和部队的意见,热烈希望林副主席继续担任国家的副主席。”汪东兴的小石头,在庐山要砸伤毛泽东的大水缸。

对毛主席的反对设国家主席态度,与会的多数中央委员是不知情的,而汪东兴是知道的,可他还那样讲,影响很大,因为很多中央委员认为汪东兴是毛泽东的红人,他的讲话肯定有来头,所以形成一边倒,拥护林彪反张春桥,埋下了恶果,迫使毛泽东断然反击。

毛泽东对汪东兴严厉地说“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这里有你的一份功劳。不过我不给你记,让别人(注:指林彪)给你记吧!这么一来,你们都成了英雄,而我成了孤家寡人,是不是?你们想逼我上梁山,我偏偏不上你们的当,看你们怎么办?你在我的身边,为什么有事不向我讲?你想改换门庭就给我滚!”

据说汪东兴事后向毛泽东跪地哭泣求饶,表示检讨和揭发政治局常委陈伯达,但在揭发陈伯达的同时,会不会也揭发林彪呢,会不会为立功而胡乱揭发呢?看来完全可能,否则怎么解释汪东兴能轻松过关而黄、吴、李、邱四大将则不能呢?如吴法宪揭露:“不设国家副主席,林彪同志往哪里摆?”这句话是一九七○年八月十九日汪东兴在庐山对江西省革委主任程世清讲的,可汪东兴栽赃到叶群身上。《程世清访谈录》与林彪警卫参谋李文普所撰《林彪事件与我》都提到这一点,这是一个多年的冤案。

因为毛泽东相信了汪东兴等的揭发,认定林彪搞了阴谋活动。

有材料说,汪揭发林彪说:“通过这次上当受骗,我进一步看清了问题的实质。早在九届二中全会以前,林彪和他的老婆叶群就背着毛主席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同老反共分子陈伯达勾结,指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多次开会,多方串联,阴谋策划,妄图推翻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九大前夕林彪伙同陈伯达妄图破坏毛主席亲自主持的九大政治报告起草工作。”“林彪、陈伯达他们在庐山的全部活动,完全是有准备、有个纲领、有计划、有组织的。他们突然袭击,煽风点火,背叛九大路线,破坏九届二中全会议程,妄图分裂我党我军,向毛主席夺权,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它的性质完全是一次被粉碎的反革命政变。”可以说,汪东兴在毛泽东与林彪矛盾中起了扩大而不是缩小的作用,汪东兴的小石头又敲打了林彪这个大水缸,最终导致了林彪之死。

师东兵黄永胜访谈录有一段值得注意,黄永胜说:“是的,你说的这种两面派人物确实在我们党内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不过,我要告诉你,根据我亲身的体会来看,真正最大的两面派人物不是林彪,而是汪东兴张耀祠那样的太监似的角色。你不要惊奇,我是用事实来说话的。汪东兴在九大以后,看到毛泽东已经老了,很想投靠林彪。他曾经亲口对我说过:‘8341部队对林副主席是忠心的,我汪东兴永远是听林副主席直接指辉的。有林副主席为我们掌舵,我们就不怕任何人。只要是林副主席下令,我是无所顾忌地要冲上去的。林副主席有什么命令,尽管吩咐我。’在毛泽东提出四届人大上不设国家主席的指示后,汪东兴受毛泽东委托,在政治局会议上作了传达。但是他又亲自给我们讲:‘不设国家主席是因为毛主席怕外界会议论打倒刘少奇只是为了夺他的国家主席的位置。只要全党同志坚持设国家主席,毛主席还是会同意的。如果不设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岂不是还当国防部长吗?如果不当国家主席,岂不是大权让周总理掌握了吗?’他的这番话,在我们几个人之间都讲过。据我所知,他也和林彪、叶群讲过。要不然,林彪也不会那么起劲地主张设国家主席。当然主要的责任是应由林彪来负,但是汪东兴起到了极坏的作用。到了九届二中全会讨论的时候,他跑到华北组讲了那番话后,又对叶群说:‘叶主任,这一回我可是豁出去了,不怕得罪那帮秀才们了。只要林副主席身体好,高高兴兴地接了班,我汪东兴就是粉身碎骨也是高兴的。’但是,他很快地就把我们都出卖了。他在促使林彪走向那条道路的问题上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总之,汪东兴在庐山起了别人起不到的作用。

叶群野心难平

叶深知林彪身体不行,不甘心“太子”位有动摇,为己计,幕前幕后奔走,搞清君侧也属正常,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共产党员,不知天高地厚,陷林彪于被动。九大后毛泽东本来就认为林彪势力过大,林彪等应在全会上低调行事,结果却反其道而行之,为毛泽东所不容,犯了传统政治大忌。林立果说庐山“都是他妈的主任(指叶群)搞的”,恐怕是实情,也就是说叶群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

吴法宪等或有私意

黄永胜、吴法宪等,拥林弃张也合乎利益趋动逻辑,林彪当了国家主席,自然不能当国防部长,黄永胜的总参谋长自然有机会官升一级当国防部长,而吴法宪自然有机会当总参谋长。

陈毅等“老右”推波助澜

庐山会议的所谓老右们,内心深处是仇视文革派的,看到林彪、江青文武内战,自然喜出望外,进而推波助澜也就正常,陈毅跳的很高,被周恩来批为“二陈合流”,决非偶然。这些人当初拥林倒江,后来毛泽东清算林彪,他们又纷纷落井下石,揭批林彪,也是趁火打劫的表现。再后来,文革派内哄,华国锋谋害江青,他们又拥华倒江,最后又把华赶下台,大获全胜,老右们对文革派各个击破,文革派林、江、华全军覆灭,从此,新中国历史向右大转弯。

20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