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祖先孤竹国的历史

来自资治通约,永生互联,数据永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墨家巨子演讲:
   绝大多数人对4000多年前的墨家先祖姜墨如还不是很了解。所以我这里讲讲历史,既是古圣先贤的历史,也是开启对照现在和未来的镜子。姜墨如是神农氏炎帝一世姜羭纥(上古文字翻译成现在电脑文字,可能有不同写法)的后代。两位先祖有3千年左右的历史跨度。
   炎帝(部落首领的称号)被黄帝在阪泉之战后夺取天下后,其后裔流亡到幽州地区(也就是现在河北北边,内蒙古南边,加上北京天津这一代,还有辽宁这片区域),住在山林里过着隐居的生活。首领带着族人和流亡部落的团队,对外隐姓埋名,被称为墨胎族人。当时的幽州,是尚未开发的深山老林,为了防止黄帝集团的追捕,忍辱负重的在艰苦的深山中驻扎了一个个棚屋子,而幽州的北边是游牧民族,时刻可能来掠夺骚扰,日子过得非常有危机感。这是约5000年前的墨家历史。炎帝神农氏一世是接近7千年前的历史了,中间大致太平了2千年。
   后来黄帝集团也在一次次内部变革中不断换了领导班子,大约是少昊氏的时候,当时的白帝(天子)迎娶了墨胎族人的一位氏族的女儿,这是约4400多年前的事情(约公元前2400年),从此墨胎氏族群被中央王朝平反,从阶级敌人的身份变成了国家国民的身份,而墨胎氏族群的首领被白帝派出的车辆迎接,其首领被搬到首都,即当时的山东日照一带。玄鸟和凤凰作为中国的图腾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而从墨胎族人领袖“回归”中央被予以优厚开始,其子孙就同时接受贵族教育,当时只有贵族才能有机会去上学接受教育。而姜墨如出生后,就是完整的接受了当时中国中央的贵族教育。
   大概也就是100年的时间,也就是约公元前2300左右,姜墨如出生的,当时墨胎氏族群已经被融合,家族已经经历了几代中央的生活,但是历代先祖和先师的氏族历史和变迁依然在家族内部流传教育者。而姜墨如年轻的时候是个学神级别的学霸,个性十足,在世俗的老师眼里看来思维活跃而奇葩。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一个具备颠覆性创新精神的,不按照常规套路出牌的怪异青年。当时的国家,是个人首先服从于家族族长,然后家族服从于部落,部落联盟形成初期的国家。而姜墨如是当时的墨胎族的家族的少年族长,又作为当时贵族的第一梯队,本来按照他的出生,本来接受完教育就应该老老实实按部就班的当个公务员一辈子享受高于国民平均线的安逸的体制内的生活。
   然而,姜墨如本身是一个对世俗不太感冒的,特别喜欢追究事情原理,研发科学技术和传播自己想法道义的人,所以造成了当时贵族系统里面都没有职位给他,领导都不敢用他。也就是,姜墨如当时年少的时候,总是觉得当时教自己的学校教育太弱了,什么老师,专家,学者,各个都太费了, 因为自己全部学会了,还觉得当时国家问题一大坨,毛病一大堆,贵族会议一开立马就到处提反对意见,搞得当时白帝(天子)和众位贵族首领对他是无语至极。所以姜墨如接受完贵族教育后,也就是大学高校毕业后,就失业了,没有一个政府单位愿意用他,而且还单身,因为没有哪个氏族贵族的女儿和以及当时贵族学校的女同学愿意跟着他。
   但是毕竟姜墨如是墨胎氏族的少族长,族群里面的供养和税收还是很多的,失业根本不愁吃喝,用今天的话说叫家里有矿就是任性,自己带着仆人和钱财就到处旅游,去探访各个诸侯部落的地形。类似于今天说的穷游长见识。当时的交通道路是基本靠走,方向基本靠看太阳月亮和星星,很多地方还是深山老林无人区,或者是大自然险恶的尚未开发的原始地理环境,姜墨如此举又被贵族阶级看作是胸无大志,好高骛远,不务正业,吊儿郎当,行为怪异的狂人。
   就在旅行的途中,黄河泛滥,发了千年一遇的大洪水,黄河中下游全部都被摧毁泛滥了,泥石流把各个诸侯和氏族的领地还有建筑搞得一塌糊涂。当时是舜帝姚重华即位,看到局势只能呼吁天下诸侯和氏族部落众志成城,团结一心,共度时坚。然后负责治水的鲧,姒熙,因为此次千年一遇的洪水被当作了责任人被贵族阶级一致决议处死,留下了他的儿子姒文命来负责治水。当时的姒文命才20岁左右,刚刚贵族学校毕业,属于没有经验的高校生,就遇上这个烂摊子,自己的父亲刚刚被自己所在阶级的人背锅定罪处死,可以说是走入人生低谷的灰暗时期。
   姒文命虽然也是贵族阶级,也是一个氏族部落的族长首领,但是面对日益臃肿的贵族阶级,依然是位卑言低,说话分量都是微不足道的。他到处去找自己学校的老师,还有当时政府各级官员求援求教,得到的都是冷漠不理睬,不配合的回应。去到处拜访当时的知识分子,社会精英,基本上也都是夸夸其谈,或者提出的治水的方法都是相当不靠谱的。贵族阶级的人不太搭理他,是因为怕结交他引火上身,所以想要撇清关系免得收到政治上的牵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舜帝此举就是想要借治水给这个白纸少年姒文命沉重一击,借此吞并他家族的资产和势力还有人口。所以贵族们见到姒文命只是表面上礼貌地对待,实际上几乎没有给予任何援助。而当时的社会精英,知识分子,都是姜墨如当时批判的,夸夸其谈,自以为是,自得溢满的知识分子,唱唱高调可以,真的治理水患实际上是不行的。还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所以姒文命向他们求援的结果,就是得到了一大堆心灵鸡汤,还有一群馊主意,水患越来越严重,而舜帝的责罚也是越来也严厉。
   当时姜墨如都30多一点了,因为外出遇到水患,带着仆人被困在远离自家氏族和中央贵族阶级的地方,信息通讯也被切断了,属于失业的大龄青年,还单身成了剩男,也是落魄。他带着仆人一起挖野菜,抓野味,就这么一路走一路游览,过上了事实上流浪的生活。年轻的姒文命病急只能乱投医了,想着自己如果一直治水如此糟糕,未来下场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凄惨,组织抛弃了他不禁内心伤感。恰好他听说姜墨如就在附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于是不辞劳苦地去拜访了。两人见面后就省略了各种礼节,坐在石头上兴高采烈地聊了很久。同病相怜。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姜墨如看到自己曾经上的贵族学校的从未谋面的师弟来找自己求教治水,于是大放厥词,谈天论地,从天文讲到地理,从生物讲到非生物,从家族流亡讲到回归中央,两人简直聊天聊的非常投缘。最后姒文命佩服与姜墨如的学识渊博,创新思路通达,跪下来磕头请姜墨如做自己的老师,一起来治理洪水。说的难听一点就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也不顾世俗礼仪了,能够抓来顶包就顶包把。那一年,姒文命20出头一点,姜墨如30出头一点。两个落魄的,失败的,被抛弃的贵族青年成为了好基友,然后无奈也被迫扛起了治水的重任。对姜墨如来说,反正老是失业,家里联络也断了,过的和流浪的生活一样,加入了治水至少自己也是管理阶层,自己可以决定去勘察哪里,而且还有定期的工资发,还包吃包住,所以这种体制的活既然有,还不如接受好了。
   姜墨如说,治水,和治病一样,必须知道病从哪里发生,为什么发生,才能治理。那么治水首先要勘察整个黄河的水道,要把每个地点的地图都要勘察好并且全面统筹分析,如何开挖河道,同时把拥堵的泥沙和水通过地势差引导到东边的大海里。就算是今天,电脑普及,4g网络普及,到处都有机械化装备和庞大的劳动力,勘察黄河的所有河道并且治理都是一件超级大工程。更加不要说是4200多年前的远古时期了,姜墨如和姒文命拿着官方的令牌,终于联络到了自己家的氏族族群,并发动了自家的上上下下都参与了勘察。当时还没有发明纸张,文字都是用尖锐的青铜器刻在石头和竹子上,还专门有人守护者记录的石头板和竹片。可以说游戏难度大到了极点。洪水越来越大,整个中原的所有的部落联盟,从西到甘肃,东到山东,北到内蒙古河套平原,南到河南,这个大片区,所有的当时天下的诸侯和氏族都被洪水拖入泥潭,姜墨如和姒文命一边勘察,一边开挖河道,还要一一游说各地的部落和氏族族群希望大家共同一致对抗自然灾害,不要再漠不关心了。
   大约是姜墨如35岁的时候,在勘察途中,遇到了一位单亲家庭的15岁的少女,女孩对他仰慕许久,遂以身相许。姜墨如发挥他艺术的气质,写下了诗歌“眉眉目清秀赛天仙,配夫却不在人间。前世墨胎丹桂子,孤竹成人尔心欢。”赠与这位女孩。这首短诗是目前留存在世界上可能最早的诗歌了。姜墨如和他的妻子两人生了一个儿子,但是当时治水要求不允许和家人一起居住,连姒文命都必须要“三过家门而不入”。姜墨如离开的时候,给了他妻子自己的信物,还有在竹片上自己的信件,然后让妻子和儿子回到老家去找定居的族群一起居住。意在保护自己的妻儿。当时姜墨如的妻子带着儿子在仆人的带领下靠着走路回到族群,族群的人都不相信姜墨如已经娶亲,而且当时并非邀请族人前来举办正式的婚礼,很多人都不太待见他们,除了给他们住的和吃的,让他们一起参与劳动。姜墨如的妻女过的实际上还是很落魄辛酸。
   当时的治水,即使身为管理层的姒文命、姜墨如,也要亲自靠走路,亲自拿着铲子和锹,身体力行地开挖泥土,亲自改造和打磨自己的劳动工具(当时的工具已经升级向青铜器的时代)。一路一步一个脚印去勘察地形,一字一字将记录刻在竹片和石碑上,一个个地方氏族族群的族长和首领去游说统一调度,统一协调。而且前面也说了,原来贵族阶级和知识阶层对他们不太待见和有好的。可以说是求爷爷告奶奶,一路忍辱负重的去管理黄河的治水,最终经过13年的磨砺和工程施工,终于将整个黄河中下游水患全部治理好,同时整个黄河中下游地区,从甘肃河西走廊,到山东入海后,所有地区的地图和资料都收集完毕并统一成册。
   姒文命的威望终于高到了极点,而舜帝当时已经年老了,在舆论的压力下,加上姒文命复仇的内心,终于让舜帝离开禅让天子之位给了自己。而姜墨如也作为天子的师父,被册封为最高长官,类似于后世的丞相和总理。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夏朝正式诞生,姒文命成了大禹,开始进行强硬的改革,两个中年人经过数十年的磨练,心智已经非常成熟淡定,还有铁血的手腕,一步步废除了各地的散落迁徙的部落首领游离于中央王朝的制度,同时增加了监狱、监督等行政长官,更多部落联盟和氏族族群要么被收编,要么被改造成诸侯邦国拱卫在夏朝的四周,防范着四方的未开化的野蛮人的侵扰和掠夺。
   从夏朝开始,才是成熟的独立国家的时代开始了,之前都是散落的部落联盟和氏族族长,属于尚未成熟的国家。可以说是一次相当大的颠覆性改革,姜墨如作为天子之师,重点对学校教育进行了改革,丰富了中央王朝的图书馆,并收集各地信息和技术资料,统一归纳写到档案里面,供后面的贵族学校的子弟上学学习和查阅。在法律上,规定天下属于天子的,所有地方的诸侯国不得隐藏自己的才干、谍报、遗失的宝物等情况。虽然执法权还是在地方的诸侯国手里,但是中央有权立法并司法判决。可以说对比原始时代,有了更加完善的初步的法律。
   夏禹还是有点偏心,不断扶植自己的儿子启的势力,并且找机会削弱非自家家族的势力。之前得罪他的那些贵族阶级和社会精英都纷纷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贬斥和瓦解,把权力牢牢掌握在他自己家族的手里。姜墨如到了50多岁,体力精力已经下降,虽然对某些政策不太满意也提出了不同意见,看到局势已经不可避免,自己的价值和说话权都在被边缘化,于是请求退休。夏禹对自己昔日的老师,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原来就是患难中共同起来的,但是夏禹坐了天下后,姜墨如对夏禹执政的时候,依然不时扬弃和反对意见,面子上又要显示大度和尊敬,内心已经有点不满但也无可奈何,看到姜墨如愿意辞职退休,立马就准了,然后给他赏赐了很多车的财富,并给了一大片土地给了墨胎氏族群,让姜墨如的儿子墨胎初担任孤竹国的首任国君,而姜墨如就退休,成了不管事情的孤竹国的国父了。孤竹国的封地,正好就是当年黄帝碾压炎帝部落逃亡的墨胎氏族群所隐藏流亡的那片幽州。当时首府已经建设了城市,就是现在河北的卢县,孤竹国地处险恶的尚未开发的河北北部和辽宁西部,以及内蒙古南部部分地区,当时交通不便,原始森林到处都是,野兽随时出没,北方的游牧民族还动不动前来掠夺侵扰。夏禹册封这么一大片土地给墨家,表面上是一种大大的赏赐,同时也把北方的防卫工作甩锅给了墨家,同时因为地缘环境开发比较糟糕,经济和产业基础薄弱,根本不用担心孤竹国的生产力和财富会发展成强大的国家。同时这位曾经的师父,姜墨如老人家也不用给自己天天提反对意见了,所以省了很多心。
   姜墨如回到自己的封地的首都卢县,可以说是衣锦还乡了,见到了他年轻的夫人,还有青年的儿子。过起了隐居的生活,他觉得这辈子最亏欠的就是自己的妻子了,因为自己的任务和使命长期分居多年,现在天下已经基本安定,不需要我这个老头子出去建功立业力挽狂澜了,所以晚年陪伴自己的老伴,就是最重要的事情。同时对于自己的儿子,因为多年没有见到,姜墨如在晚年把自己平生经历和所学的内容,都不断传授给自己的儿子墨胎初,也就是孤竹国的国君,墨家的政治经济还有其他的所有的学科的成体系的教材,最早就是姜墨如这位承前启后划时代的圣人从晚年隐居整理教材和智慧,并历代传承至今。墨胎初学着父亲给与的智慧和经历,一代一代治理着孤竹国,开启了墨家建国治国的历史。距今为止,姜墨如和我们这个时代的时差是4200年,是青铜器产业革命的中国的颠覆性效果的关键人物。也是特殊历史下特殊环境下出现的奇观,不具备复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