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一张文革大串联照片的聊天记录

来自资治通约,永生互联,数据永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11857kzmpnfpffmphkna1.jpg

黄进添:同学们,你们认得几位同学在其中啊,可惜六班张维振本周一逝世了

刘其欣:没我,那时我到哪里去了?

黄进添:@欣古 要问你自已咯,应该是串连到北京国庆期间吧

江南仁:@欣古 我们也有一张,在武迎利家见过

刘其欣:对。串连到北京。你买了展览参观票被武没收了。

江南仁:那是天文馆的票,可以看夜空星座,五分钱一张,我为我们小分队全体成员买了票,武迎利拿过去立马撕掉,说我无组织无纪律,还好,撕掉后将票钱如数给还了我。

刘其欣:这个印象深刻。

江南仁:我们的串联路线是北京---大寨---韶山,我路上极力主张增加去新疆,特别经过郑州的时候,就是武迎利以组织纪律为由不让。

刘其欣:唉

江南仁:@四珍 照片里的同学都是去兰考的吗?

叶四珍:不是。就是我和蔡石柏(6班的)去了兰考。初一三班(辅导班)有两个女的,在我旁边那位叫关丽芬,在蔡石柏旁边的那位叫汤小晋。

黄进添:我和菜鸡去兰考,与双杨树(先进典型)肖大爷家三同,长了满身虱子,吓死了,后转去北京参加国庆

刘其欣:这几个分组是谁决定的?

江南仁:@欣古 去哪也没有谁决定,当时就是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去4个地方也是大家讨论决定的,然后就报名组合。去大寨是我自己说要去的。

刘其欣:@江南仁 我已不记得了。那时乱,校长老师不管了,工宣队未进校,是我们学生自发的。但也应该有人主持,比如我们这个组是武迎利负责,是谁任命的?

江南仁:上北京的那列火车据说是杨小村到省委申请获得的,他是南海红卫兵的头头,获得专列之后,南海红卫兵自然成了组织者,武迎利不知道是不是南海红卫兵的?

郑中中:应该是分了北京、延安、大庆、大寨、兰考(焦裕禄) 、井冈山六个小组。

当时以高一的同学为主成立了东方红红卫兵,有少量初中同学。黄克淮黄铜山等是发起人。南海红卫兵(主义兵)、旗派已经先成立组织了 。是刻了东方红红卫兵印章的 。后来知道818毛主席接见红卫兵了开始大串联 ,就讨论去串联和见毛主席 ,但又说不能那么多人都去北京了,就按革命形势需要和瞻仰革命圣地学习发扬革命传统,分成六个小组。我好像和祁茶还有谁拿着东方红红卫兵盖章的介绍信去白云路老火车站买票,当时心里沒底不知不花钱给不给卖 !谁知很顺利就买到票了。 因为都是北上的火车所以我们大部分小组都坐的广州去北京同一趟列车。原来我们去延安小组是要到郑州转车的, 这样就去不了北京了。 结果大家意见都要先去北京 ,黄克淮好像一开始不同意的后来只能接受民意,我们就没有下车直接去北京操练几天参加国庆游行了。后来才去的延安,其他小组也是后来再去各目的地的。丁中秋应该记得这些情况的。

江南仁:@ZZ 好像南海红卫兵不是主义兵,南海红卫兵的头头是杨小村,主义兵的头头是蔡晓彦。这个老高高更清楚

丁中秋:是的,中中、江南说的对。说起当年去北京、延安串联的事,回忆起来还真有许多事情可以写的。从66年9月22日我们这个组从广州出发,直至11月下旬从东北回到广州,我们在串联过程中发生的事情至今历历在目,还真有许多东西真得记下来。什么时候聚聚,大家在一起回忆、讨论一下,可写你完整的《东方红红卫兵全国大串联回忆录》,你们认为有必要吗?

江南仁:@HD(丁辉) 有必要,我们去的山西昔阳白藏大队劳动还历历在目(原计划是到大寨参加劳动锻炼,但当时想到大寨参加劳动锻炼的红卫兵太多了,结果我们被昔阳县有关部门安排去了当时的农业学大寨先进大队白藏大队劳动)

郑中中:@江南仁  @HD(丁辉) 

南海红卫兵是最早成立的, 后来大部分人都去了主义兵了。

我们9月22(25?)日出发上火车,去北京国庆后去延安 ,10月中下旬回到广州的。 后来10月底我们四人(有祁茶、丁中秋、张凯成?)第二次再去的北京,住中国戏剧学校,10月31日和11月3 日两次毛主席接见。在北京长安街遇到从兰考来流落街头的乞丐--林小畔,后来带他一起去了东北,记得接待站阿姨说:“孩子从哪儿来? 都下雪了怎么还穿单裤(林小畔)?” 。这次回广州大约 11月下旬。

祁茶是东方红红卫兵的,破四旧他都在。但串联在哪个小组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