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龙盛宴:共济会马云·独眼蚂蚁金服的资本嗜血博弈!

来自通约智库
明华讨论 | 贡献2020年12月21日 (一) 13:22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首页>条目>共济会

原创 冷月髒花魂 兴汉的小丸子 2020.11.8

谁也没想到,史上最大的IPO记录被杰克马这样生生的“口出作言”而作死,很多舆论分析认为,杰克马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

马云共济会1.jpg

蚂蚁金服的上市,如同一场Q跪和资本的盛宴,但凡有头有脸的人物,无不收到邀请,收拾整齐,盛装登场前去赴宴。除了精美的食物可供享用,更有Q力的版图将在宴席上被分割。于是乎,赴宴的人无不喜气洋洋,踌躇满志。

然后在那场巅峰对决的金融论战舞台上,杰克马一不小心的“口不择言”,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马云共济会2.jpg

然而众多人的解读不过停留于杰克马的滑铁卢战役的诞生,而没有看透蚂蚁金服上市未果,后面隐藏的全球性金融集团的博弈与厮杀。

这一切要从1840年那个耻辱之夜说起。

马云共济会3.jpg

西方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的渗透是全方位的,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西方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就以经济、政治、文化三管合一的渗透性入侵手段持续洗脑中国的人民大众,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被利用,导致近代以来,中国百年衰弱,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人民逐渐开始扬眉吐气的过日子,这股巨大暗黑势力暂时躲到了幕后。

但是随着进入深水区,西方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开始执行更加庞大的文化软冷战渗透战略,企图联手国内外部分势力,意图将中国人民拖进这个既定的世界游戏体系当中,他们的目标非常明确。

仅仅最近10多年的时间,这头邪恶的独眼巨兽悄悄进入,然后主要通过资本控制和金融介入,渗透而且慢慢控制了我们的电视台、媒体、QQ、微信、微博、通讯、电邮和电游,深入金融体系和资本市场,目前正在渗透而且也将间接地——通过代理人,早晚将掌控我们每个人的身份证、信用卡、交通卡、社保和医保卡。

全球新秩序的建立,并不需要打一场传统意义的战争,这是一次电子和互联网金融革命,最多加上人工智能的脑控技术。

实际上,正如1840年前后所曾发生过的那样,由于中国精英阶层集体性的无知、弱智、自私和麻木,在不知不觉中,中国人的很多资产已经逐渐被M光了(最后一轮将是M地)。

当中国还没人意识到这是一场战争的时候,战争已经开始。当终有人觉醒而意识到战争已发生的时候,结局可能则快要出现——中国到底能否最终胜利,目前来看,判断还为时尚早。

最后将发生的也许只是改变旗帜和政治符号,从而确认战果而已。

而最后的收官之战目前已经在全球发动。

这个超越主权国家和民族边界意识的国际垄断资本组织究竟有什么终极目的?我们从他们的独眼巨人金字塔崇拜符号,来揭示这一超级组织的最终目标。

马云共济会4.jpg

底层是债务奴隶(出生(birth)——上学(school)——劳动(labour)——赋税(Taxes)——债务(Debts)——退休(Retirement)的无限循环)。

第一层:债务奴隶。

在未来的世界格局中,社会是一种债务的形式存在,每个底层民众都是被债务的链条绑在一起,从而被科学饲养。

再往上就是人口资源等于劳动单位,各种庞大的黑人和绿人将是未来这一集团的主要劳动力量。

再往上是各种宗教,诸如犹太教(六芒星)、伊斯兰教(新月和星星)。传统基督教特别是天主教,实际上是被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集团抛弃的教派。

倒数第四层是世界人口控制(World population control),也就是所谓的人口清洗计划。

他们的目标是推动全球范围内的黑人和木司令群体难民,进行跨种族的生殖融合战略,使得以东亚地区为代表的的智商最高群体——黄色人种被黑化。

目前这一人口黑化和绿化运动已经将欧洲地区和拉丁美洲地区几乎全部攻陷,这些地区已经成为混乱、暴力、毁灭的代名词。

我们知道,血统族群认同,是一个种族最最基本的认同性,如果连基本的血统族群认同都没有,那么文化认同就如同空中楼阁,根本不可能存在。

马云共济会5.jpg

第五层是跨国企业、国际垄断巨头,如Twitter、Facebook、YouTube、Google等超级互联网巨头就是例证

再往上就是世界资源控制(World Resource Control)

第六层是以美联储为代表的世界各国中央银行和一些国际金融机构,很显然它们控制了全球的金融资源。

于是就有了第七层——世界金融控制和金融剥削体系的建立,这一体系目前以美元为基础形成的世界货币,但是将来很可能是另一个大国的币种,而这个国家我们都知道是谁。

马云共济会6.jpg

顶层的全视之眼代表了最精英的世界主宰——也就是以垄断资本主义为组织形式的国际金融银行家族们,这个家族是以犹太人为主体的跨种族、跨国家、跨民族、跨文明的四合一组织体系。

经过我们的仔细研究,种种迹象表明,中国目前最大的互联网电商和支付平台体系,杰克马本人及其背后的阿里巴巴,和正在谋求上市的蚂蚁金服终极幕后金主,都已经被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渗透和控制,杰克马本人很可能已经加入了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组织,成为其中的坚定一员。

我们知道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最主要的标志便是“金字塔独眼”符号。因此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的最主要附体便是共济会的组织。

共济会起源时间据说超过5000年,实际上还不确定。起初他们是建造教堂的石匠,所以很多教堂上有共济会的痕迹。共济会的英文freemason中mason一词意思就是石匠。早期的共济会学者将其历史追溯至埃及、公元前的耶路撒冷,乃至与12世纪的圣殿骑士团挂钩。

共济会从18世纪开始,全面发力,逐渐通过各种手段,特别是金融和思想控制,达到了操纵世界走向的能量。

西方历史中很多重要历史人物都是共济会成员,如伏尔泰、莫扎特、华盛顿、丘吉尔都是共济会会员。签署美国《独立宣言》的56位开国元勋,有53位是共济会成员。美国总统基本都是共济会成员或者衍生组织医院。经过东西方学者的共同努力,43位美国总统中已有14位确定是共济会会员。

目前美国是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的最大组织机构——共济会的大本营和策源地。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往往不直接进行操纵,而是通过扶持代理人,也就是所谓的皮手套,来进行幕后操纵。他们控制了全球天量的金融资金,是全球最大的金融巨无霸人间体。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通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成功附体美国后,利用美元霸权的剪刀差,收割了全球国家无数的金融财富,导致全球很多国家受其直接或者间接掌控。

华夏中国是最后一块没被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所掌控的主权国家。因此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时刻都想将中国控制于手中,近代以来,他们先后扶持北洋政府、民国蒋介石政府、甚至直接进行的抗美援朝战争,背后都有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的操控。

随着全球互联网2.0时代的到来,通过跨洲际金融手段和奶头乐思想战略洗脑手段,输出复制于中国,来达到其掌控目的,是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多年来暗中秘密进行的最主要工作之一。

而掌控别国金融的手段莫过于收买本国最强大金融平台公司和娱乐传媒巨头公司,也就是掌握本国全体公民的数据信息互联网巨头。

杰克马的阿里巴巴及其分支公司蚂蚁金服,便是其中的主要渗透控制对象之一。阿里巴巴旗下的资本控制的庞大互联网信息平台和数据,基本囊括了中国目前所有的大型平台。

实际上,种种迹象表明,杰克马很可能已经加入了共济会。

我们知道,蚂蚁金服的LOGO标识是蚂蚁长着一只独眼,其背后的大金主和幕后掌控人很可能就是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否则,怎么会选择一只独眼放在如此醒目的位置?

蚂蚁的生物形态,是由蚁后+无数工蚁组成的社会生物体。所以,杰克马的蚂蚁金服同时蕴含三种内涵:

第一,蚂蚁头顶的大独眼,代表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的共济会。

第二,蚂蚁本身代表无数中国具体的人,这些类“蚂蚁”的人,将世世代代为蚂蚁金服和背后的大金主打工,让其赚取高额的金融利润。

第三,中国有句俗话,叫做千里之提溃于蚁穴,因此,蚂蚁金服像一只小小的蚂蚁一样,以四两拨千斤的进化区间态,逐渐的蚕食掉中国的金融基态防火墙,最终一举掌控中国的金融基态系统体系,进而索取更大的经济政治文化要求。

如果这件事还不明显的话,那么2018年的淘宝天猫年会上,杰克马最后一次作为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和受邀嘉宾登台演讲,出现在他背后的就是一只金字塔型独眼符号,这只独眼符号里面,就是淘宝两个字。

试问,在一年一度如此重大的集团年度会议上,用独眼淘宝来作为全场的LOGO,已经明确表明:杰克马及其背后的阿里巴巴的幕后总掌控人就是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

最近几天的蚂蚁金服上市推迟事件,已经很明确的表明了马云及其背后金主势力的强大与可怕之处,他们的态度很明确:意图挑战中国的整个金融监管体系。

10月26日蚂蚁金服公布的发行价:A股发行价确定为每股68.8元,香港H股发行价确定为每股80.00港元,这意味着蚂蚁金服的总市值将达到2.1万亿元!这打破了中国股市有史以来最大的IPO纪录,成为了中国新的IPO最大纪录保持者,这个市值还将超过目前中国大陆股市市值排名第一的茅台。

杰克马先后创立了中国最大的阿里巴巴电商互联网平台,中国最大的蚂蚁金服私人投资金融机构,但是他的野心远不止这一点。他要的是控制整个中国的金融基态系统体系。

马云说他是一个退休的人,不问世事,其实马云在退出阿里巴巴管理层之后,是在控制另一个更加可怕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圈,他绝对没有退休,他也永远不会退休。

杰克马又说他在退休后要去当一个教师,有些人天真的以为他真的会去当一名普通教师,那我们只能呵呵了。因为马云绝对不会去当一个教师,他的梦想要去做一个世界金融界的教宗和教主,他创立西湖湖畔大学的目的也在于此。

其最终目的:是为了方便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同盟,通过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这个中间皮手套,以金超脱壳的方式,更好的掌控中国的国际金融体系,进而大肆掠夺中国人民巨量的经济财富。

杰克马在演讲中炮轰中国金融体系的的三个内容其实就一个核心意思:那就是现在政府的监管已经过时了,必须面向未来,根据蚂蚁金服探索出来的互联网金融的道路和方向重新定义监管,重新构建监管体系。

杰克马在这里隐藏一个不言而喻的陷阱和诉求:中国的金融监管体系,必须是以蚂蚁金服为核心、以互联网大数据为底层逻辑的金融体系的监管,已经站在制高点上的蚂蚁金服必须成为这个体系的中心,否则其监管体系将是不成立的,将是失效的。

换言之,杰克马将本来属于中国公共资源的亿万人群的大数据据为己有,并变成他们的金融数据垄断资源!他们要建立以蚂蚁金服为标准的中国金融监管新体系,因为一旦体系形成,那么在里面的所有人就只能遵守这一项项的标准,否则你连玩的门路都没有。

从本质上来说,杰克马谋划的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在掠夺中国的金融民众数据之后,建立起中国互联网金融新王国,他们既是资本吸血者,又是标准制定者,既是数据控制者,又是利益获得者,并以此打败传统的中国国家银行。

一位网友深刻的总结道:杰克马在外滩金融峰会上的演讲,其实是带有某种喻意的,在蚂蚁金服即将上市成为中国互联网最大巨无霸的时刻,他们要跟国家争夺互联网金融的未来控制权,争夺互联网金融的标准制定权,争夺大众数据的归属权和使用权。

联想当初湖畔大学的建立,最初马云对外宣称:湖畔大学是一个讲学的地方。

然而建立这个大学的精英们都是掌握着巨大社会财富和社会权力资源的中国经济领域的牛人,这些牛人背后更有着复杂的利益权力交织。

如果说以前的资本巨头还是以各自利益为战的话,湖畔大学的产生,则标志着这些资本巨头们有强烈的合流趋势。这是他们对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局的新应对,也是这些精英前台人物不甘于被操控的命运而要想“独立自主”而建立的新组织。

这一切已经变得可以预见:Q力与商业的合流,形成新的生态,这个新生态系统的后面,必然有着更大利益诉求。

杰克马曾经对新加入该平台的各位精英们说:“湖畔大学的前十年,我们希望所有进入这个学校的人,你们就像黄埔一期二期一样,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到这里跟我们一起建立这么一个学校,这个学校已经不是一个民营企业学校,这个学校更不会小到说我们跟国有企业去竞争。”

大家都知道黄埔军校在中国近代成立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杰克马在他创办湖畔大学时候,就已经表明他是一个有强烈政治诉求的人,他不仅想控制整个中国互联网金融的数据监管体系、标准和未来发展,而且想突破更多,甚至想影响历史主要进程走向。

这一点我们从盘踞江浙沪一带的明末东林党所作所为,就已经很明确的看出来了。要知道明朝的灭亡,和东林党的骚包操作有直接的联系。

杰克马想要的可不仅仅是钱而已,可惜绝大部分人仍然醒悟不透。

东林党式的金融资本家们从来没有远去,他们只不过在等待时机,于寂静之中的悄悄下,始终睁大着他的那个“独眼”!


屠龙盛宴:共济会马云·独眼蚂蚁金服的资本嗜血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