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榕树•丙座•大水池

李蒙讨论 | 贡献2020年10月23日 (五) 19:46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大榕树•丙座•大水池

——没有张屠夫,要吃带毛猪
  提起大榕树,想起当年在大榕树旁的一场惨烈的战斗……
  不记得是五岁还是六岁,反正是还未换牙,应该还在幼儿园的光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丙座楼梯的门洞内,正聚集着一众男女少年,神情凝重地开着“军事”会议,敌我态势十分严重,“敌方”是糖纸公司的,人众且强悍,我方能上场开打的也就杜灵小培小军、铁男,加上我可能也就五六个男子汉。打还是不打,杜灵是力战派,铁男大约是投降派的,经过激烈的争论和充分的民主协商,小培终于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字——打!于是布置战术,于是准备打仗的石头;于是分配任务;于是布置战阵……。
  “我呢?我呢?”这些大哥哥们似乎没看见他们的背后还有个黄口小儿。不得已我只得开口申请了。“一边去!”这似乎是他们的共识。我是很不甘心的,在幼儿园内打架我还未尝过打输的滋味呢,想来自己应该是所向无敌的,如此重大的战斗怎么能没有我呢?“看不起人!”想来心里是何等委屈。
  群情激昂了,保家卫国的热情点燃起来了,一干女儿们如小兰、多多、柯柯、小春等也纷纷请战,只是也落了个如我的下场。“男儿卫国沙场死”是他们肩上的责任,像我等妇孺只能是被保护动物,岂能乱说乱动?!
  从思想上到行动上都作好了充分准备后,他们从门洞内鱼贯而出,沿着丙座墙根躲到了大榕树的后面,进入战斗的桥头堡——大榕树背后,隐藏了起来。 当年大榕树对开的荒地上,从大水池到糖纸公司接壤的开阔地上,长满了杂草、芒草和美人蕉,与糖纸公司接壤的边界上竖着一溜的铁丝网,这就是大哥哥们将要保卫的“边疆”了。芒草和美人蕉有一人多高,是战斗“阵地”上唯一可作掩蔽的屏障。
  大哥哥们出发了,我仗着与杜灵“同居”的“优势”,试图强行跟随战斗,不料还未到大榕树,就被小军发现并且被喝止了。可恨杜灵不念同居之情,看都不看可怜巴巴的我,竟自顾而去了。
  大哥哥们在大榕树稍作停留,即迅速分散进入了“战斗阵地”,躲到一丛丛的芒草、美人蕉后,一场扔石头大战即将开始。
  当我还楞在丙座墙根下鼻子发酸的时候,女将们随后跟上来了,只听小兰边走边倡议道:“不让我们上前线,我们就作救护队,救护伤员”。并且似乎还让大家回家寻些红药水、纱布之类的来做救护之用,可战斗即将开始,怕是来不及了,此议题只好作罢。不让我上前线杀敌,退而求其次,跟随女士们组成的救护队总可以吧?当我跟着大姐姐们后面到达大榕树下时,不料又被多多发现了,严词斥责之后,还被勒令退回门洞。看着我人小,小兰却有恻隐之心,替我说好话,大概是说战争时期,多一只青蛙多四两力的意思。我心里马上对小兰充满了感激,增添了十分的好感,(这次重又见到小兰,还真应该给她一个吻,以报当年知遇之恩的。)可是小兰的说情也未能力挽狂澜,最终我还是被喝回到丙座的楼梯门洞里去了。
  我恨死了多多。男的不要我,连女的也不要,这一世英名竟……。
  保家卫国的一腔热血无处洒,委屈的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外面战斗已经开始。 “渠地碇先啦!”只听有人这么喊。于是从精神上到现实上,全体电台小朋友成为了被侵略被压迫民族,一下子正义和真理都在我们这一边了,反击是师出有名了。“碇番去!碇番去!”的呼声顿起,一场扔石头大战在边界正式拉开。二十多年后的对越反击战的战前舆论工作,与我们这一场战争是何其相似乃耳。
  石头像炮弹一样,在铁丝网上空飕……飕……地飞来飞去,打到敌方的墙上“啪啪”作响,打歪的石头把对方的玻璃打得“哗啦啦”的撒了一地。但他们毕竟依托的是钢筋水泥建筑,石头的打击似乎威力不很显著。而我们这边依托的草丛只可遮掩目标,却不能抵挡石头的穿透杀伤。虽如此,英勇的电台子弟兵还是骁勇异常,仅四、五个人的我方将士,竟有胆轮番冲近敌方作近距离作战。有人冲往敌阵,就有人给予掩护,荒草地上石头不多,弹药缺乏了,救护队的巾帼敢于超范围经营,在大榕树的蔽护下,不但帮着捡石头,还能在枪林弹雨的间歇中运送上去,塞到浴血奋战的战士手里。
  好一幅军民抗战的动人情景。只是终归寡不敌众,到底有人被敌人的石头打中了。(不记得是谁了)救护队却懵然不察,伤员不得已只好自行撤回到大榕树下。救护队员巴望了许久的“阵地现场抢救”机会却浪费了。纵然伤员来到面前,救护队的救护其实也是无能为力,顶多是虚拟的涂抹上红药水,并模拟包扎好伤口,然后让伤员想象着躺在了担架上,其实是由护士们领着跑了回来的。
  有人负伤了!人数占劣势的我方,这一下军心大乱,于是相继撤回了大榕树下,与救护队的女生们一窝蜂地涌入了我所躲藏的门洞内。敌人趁势越过了边界,爬过铁丝网,石头在门洞外劈劈啪啪地炸开来,我们被压制在门洞内了。
  且不说门洞内没有石头,就算有,也是扔不出去的。此情此景,已是回天无望,输是已成定局的了。像萨达姆一样,只听杜灵痛苦地最后吩咐大家:“各自回家,不许告诉爸爸妈妈知道。”小兰也负责地向女兵们重复着:“各自回家,不许告诉爸爸妈妈知道。”于是众少年们纷纷回家散去。由于大门被封锁,住在丙座另一楼梯的多多、柯柯,还有小军、小春们,就只得屈辱地翻过天台才得以回家了。就这样,一场由杜灵领导的战斗以失败结束了,大家也都迅速地回家并且不告诉爸爸妈妈了。
  呜呼!四十多年前大榕树旁的这场战斗,没有了我柠檬的参加,肯定是输的啦!


  看到这儿,杜灵大哥要翘胡子了,想必有话要对大家说了。
  大家可不可以也想想,也说说。

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