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生挑战数学大师华罗庚

星河ricv6讨论 | 贡献2020年8月23日 (日) 17:02的版本 (创建页面,内容为“大家会不会背一首诗,卢纶写的《塞下曲》。“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大家可能都知道这是...”)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大家会不会背一首诗,卢纶写的《塞下曲》。“月黑雁飞高,单于夜遁逃。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大家可能都知道这是一首非常有名的边塞诗,这首诗写的非常好。“月黑之夜雁飞高”,大雁飞得很高;“单于夜遁逃”,我们去打他们,打的首领单于连夜逃跑了;“欲将轻骑逐”,想派一只轻骑部队,骑着马去追击敌人;但是雪下得太大,“大雪满弓刀”,武器上面都布满了雪,追不上了。战斗的艰苦,部队的英勇气魄,边塞的风光,都包含在里面。

短短20个字,是中国诗歌史上的一首杰作。但是将近30年前,我上初中的时候,在《中国青年》上,有一位中国著名的科学家发出了质疑的声音,这个人就是华罗庚。大家都知道华罗庚先生,中国的数学权威。华罗庚先生实际上是文理兼修的,华罗庚先生的文学修养非常高,最早说武侠小说是成人童话的,就是华罗庚先生。他很喜欢武侠小说,对武侠小说评价很高。

华罗庚先生有一个大科学家质疑的精神。他读了那首诗之后,觉得这首诗有问题,于是就写了一首诗来表达他的质疑。华罗庚先生说,“朔方大雪时,群雁早南归”,朔方下大雪的时候,群雁早就飞到南边了,“月黑天高处,怎得见雁飞”。这个写的好,他有这种读书不轻信古人的精神,用一个数学家的严谨,发现了这首诗的问题,他说北方下大雪的时候,群雁早就飞到南边去了,哪有大雁啊,自己想象的吧?还有月黑风高之夜,什么都看不见,伸手不见五指,那个时候又没有手电筒,你哪儿看见是大雁高飞了,这完全是自己瞎想。所以华罗庚先生就写了这首诗,放在《中国青年》上,表达他的质疑。 科学家就应该有这种精神,发现可疑之处,表达自己的质疑。所以古人说,读书的时候,不轻信书,尽信书则无书,无疑处需要有疑。

《中国青年》影响很大,华老这首诗一发表,又有人对华老师这首诗表示不满。有一个中学生就给华老写信,也写了一首诗,对华老的质疑进行再质疑,这首诗是这样写的。

“胡天八月雪,大雁未必归。月黑不见影,寻声知高飞。”就是说因为古代“胡天八月即飞雪”,古代的北方,夏天刚过大雪就来了,大雁还没来得及往南飞。你根据现在的知识,说这个大雁早南归,这是不可靠的。还有你说“月黑天高处,怎得见雁飞”,人家也没说看见啊,虽然是“月黑不见影”看不见,但是可以听见声音啊,“寻声知高飞”啊,听见大雁在上空叫,知道飞得很高,所以说“胡天八月雪,大雁未必归。月黑不见影,寻声知高飞。”最后他还对这个大科学家表示不满,加了两句说:“今人论古事,岂可用意推?”怎么可以主观判断呢?这个少年气盛还教训了一下大科学家。

这位中学生就是在下。 (掌声起)

后来我上了北大,到了北大中文系,学了古代文学,学了文学理论,我发现其实我写的不对,我跟华先生犯了同一个错误,什么错误呢?我们都是用科学的眼光去看文学,都是钻牛角尖。华老师钻牛角尖,我反驳他,其实也是在钻牛角尖。都是在用自己掌握的地理、历史知识评价这首诗写的对不对。表面上我反了,其实我们两个都是一个毛病。读诗不能这么读。中国古代写诗像中国画一样,它是多视角的。诗人不是骑在马上打仗的战士,所以他能不能亲眼看到雁高飞是无所谓的。诗人是站在画面之外的。我们每天都看电视,诗人的作用相当于导演,电影里面的人,可能看不见大雁飞,但是导演能,导演让观众看见大雁飞了。我这样讲,大家就明白了。

写诗是多视角的,就像说李白说“飞流直下三千尺”一样的。你不能问李白站在哪儿看的,这个时候诗的主人公不是李白,李白是一个导演,他可以拿着摄像头从上拍到下,这是他的权利。同样的“月黑雁飞高”,他可以先出来一个月黑的画面,然后大雁在天上,镜头一推,单于在逃跑。你要是从科学的角度讲的话,单于夜遁逃你也看不见。所以不能用科学的眼光去看文学。所以从这一点上说,华罗庚老先生和当年读中学的我,都错了。但是有一点我们没错,就是不轻信权威,不轻信前人。

什么叫科学?科学不是得出一个结论。科学的核心就是怀疑精神,就是不断的思考。“我思故我在”,你思考的时候,你这个生命才是存在的。

我们判高考作文的这些老师,判中考作文的这些老师,为什么烦呢?就是因为太多的千篇一律,那是一种折磨。思路、结构、观点、例子、引用的材料,都是千篇一律。能不能少来些李白、杜甫、李清照,你就知道这些人吗?要不然再加上华盛顿、爱因斯坦,你就知道这几个人吗?首先就要把这些人人都知道的人和事全都扔出去,不管这个人多伟大,我就不用他,我为什么一定要用名人的事例呢,我就说我们家隔壁的吴老二不行吗?

要走你就走险境,高考的时候不贸然去走险境,平时练习的时候就要多注意。你平时要训练,有意识的不说别人都说的话。平时有这样的练习,中考之前、高考之前,你就不用去复习写作文了,把时间都让给别的学科。我一直主张,语文作文绝不要跟其他学科争时间,语文作文不是复习来的,尤其是作文,临场复习也没有用。所以考试之前尽可以把作文丢下,专门复习数理化,复习外语。

我们平时就要养成看出问题的习惯。有质疑,文章自然就包含了思想,没有思想,文章就写不出来。所以观察是很重要的。

华罗庚老先生的故事很多,他曾经作为中国科学家代表团成员出国访问。吃完饭,大家也没什么事,华罗庚一看周围的人,说我出个对联,你们对吧。

代表团里面有个科学家叫钱三强,华老缓缓说出上联:“三强韩赵魏”。大家都知道战国时代有三个最重要的国家,韩国、赵国、魏国,三家分晋,所以号称“三强”。恰好中国科学家有个人叫钱三强,所以华老出了这样一个上联。

这是很难对的。上联一共五个字,前面“三强”是两个字,剩下还有三个字,三个字正好对上“三强”。你如果找一个四什么,五什么的对上它,可是后面就剩下三个字了,这三个字不够你那四和五啊。比如你说一个五行,五行——金木水火土,这三个字你怎么对啊,更难的是前面这“三强”还是人名。这说明华老在对联方面知识是非常丰富的,这种对联叫绝对,就是几乎没有办法对上。这些科学家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来,说别难为我们了,华老还是自己来吧。

华罗庚很得意,缓缓地说出了下联,“三强韩赵魏;九章勾股弦”。“九章”是我国著名的数学家赵九章,也是个人名。这“九章”又暗合了中国古代最优秀的数学著作《九章算术》,九章算术里面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勾股定理。

这种绝对只能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打破它的束缚。华老这副对联对得天衣无缝,跟古人比毫不逊色。古人都很难对出这样好的对联,而且又是这么见景生情!

在古代,曾经有一个与此类似的对联。王安石出了一个对联要苏轼对,王安石的上联和华老先生的对联是一样的,他说“三光日月星”。说宇宙间有三种发光的物体,日、月、星,就三种。苏东坡也是中国古往今来的文学大家,他马上就知道奥妙在哪里,如果简单找一些东西,他包含四样,或者包含五样,后面剩的字就不够用了,所以必须突破。如果平时没有大量的积累,对独特事物发现的能力,你就是把脑袋想破都想不出来。现想是想不出来的,只有平时接触非常多的东西,有大量的积累才行。苏东坡是个平时非常注意积累的人,所以据说没费多长时间,就缓缓的对上来了。


“三光日月星”,苏东坡对的是“四诗风雅颂”。为什么是“四诗风雅颂”呢?大家知道《诗经》分三个部分,风、雅、颂。其中雅又分大雅和小雅,所以诗经实际上是四个部分。这样的千古绝唱,后人只有赞叹。


他们怎么能够想出来呢?不是他们想的,是他们平时养成了一种对独特事物关注的习惯。“三光日月星”是有生命的,“四诗风雅颂”也是有生命的。在华罗庚看来,钱三强这个名字不是一个称呼,不是一个声音,这三强是有生命的,他把三强这两个字用活了,九章这两个字也被他用活了。这是对生命充满极度兴趣,极度热爱才有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