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被罚182亿,“湖畔大学”又被取缔招生。”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通约智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创建页面,内容为“[http://zx.mtzxgf.com/aw3/2ffa26daf6314a61b5d05063b46cb0f9.html?id=38A8FFE200844F7DBD519ECC0AAA5A32 刚被罚182亿,“湖畔大学”又被取缔招生。]”)
 
第1行: 第1行:
 +
2021-05-13
 +
 +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2021年4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阿里巴巴集团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19年中国境内销售额4557.12亿元4%的罚款,计182.28亿元。同时,按照《行政处罚法》坚持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向阿里巴巴集团发出《行政指导书》,要求其围绕严格落实平台企业主体责任、加强内控合规管理、维护公平竞争、保护平台内商家和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方面进行全面整改,并连续三年向市场监管总局提交自查合规报告。
 +
 +
金融时报周五(4月9日)报道说,马云创建的这所培养商界精英的湖畔大学已经被迫停止招收新生。消息来源说,原定今年3月底开学的一年级学生入校注册已经被叫停。现在还不清楚,新生注册何时恢复。
 +
 +
如果此消息属实,这一行动昭示,对马云的行动正从商业领域扩展到教育。
 +
 +
马云在2019年宣布退休的时候曾经表示,退休后,希望干老本行,还当教师。马云在投身商界之前是一名英语老师。、
 +
 +
湖畔大学决不是面对平民百姓招生的一般大学,而是入学门槛极高,只面对成功企业家的一所“洗脑”大学。
 +
 +
据有关资料显示:马云是这个学校的第一任校长。该校的招生对象是成功企业家。学校学制三年,学费58万元人民币,约8.8万美元。学校招生过程非常严格,据说,其录取严格程度超过美国哈佛大学。
 +
 +
除此之外,湖畔要求报名者必须有三位保荐人,其中至少一位指定保荐人。
 +
 +
保荐人制度,说白了,就是混圈子,要进入这个圈子就必须有合格的保荐人,要保证这种关系的牢固性。因此湖畔大学绝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传道解惑的学校,而是一个圈子,是一个互相连带关系的商人圈子。
 +
 +
网上曾有一篇非常流行的文章《湖畔大学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此文章透露:
 +
 +
湖畔大学,号称由马云、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九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等共同发起创办。
 +
 +
湖畔大学从2015年开始第一期招生,第一届主要方向是互联网方向的创业精英,录取36人,以80、70后居多,其中既有王利芬这样的业界名人,也有汪小菲这样的明星型富二代。
 +
 +
2016年第二届的招生扩大到传统行业,录取39人,学生年龄也达到了37.3岁的“高龄”,里面既有像杭州外婆家吴国平、西贝贾国龙这样的餐饮界大腕,也有58同城姚劲波这样的互联网创业成功人士,有顾家家居顾江生、科大讯飞胡郁这样的各自业内的领军人物,有霍英东的孙子霍启文这样的富三代,其中更是有8家上市公司,12家年营收5亿以上的企业。
 +
 +
2017年的招生范围进一步扩大,设计医药医疗、保险金融、投资、食品、日化、家居、通讯、教育、互联网、新能源、智能制造、新科技等12个社会重要领域的企业,几乎囊括了国家经济的方方面面。
 +
 +
第三届符合初审的报名人1080人,湖畔大学重点走访了300多家,最后录取了44人,录取率4.07%,而世界竞争最激烈的斯坦福大学录取率为4.4%,因此湖畔大学教务长曾鸣称湖畔大学是世界第一。
 +
 +
湖畔大学规划占地面积的新校区位于杭州市余杭区仓前镇,预计2020年投入使用。届时招生规模有望进一步扩大,除了CEO班,逐步开设CTO班、CPO班、CFO班,甚至研究“企业二代”如何接班。
 +
 +
马云等九大企业精英为什么要拆巨资成立这样一所大学?他们的办学宗旨是什么?
 +
 +
按照马云的设想,未来的中国500强企业中,应该至少有200强出自湖畔大学,这是一个极具野心的规划,意味着湖畔大学要成为未来中国经济顶级精英的“教父”。
 +
 +
2017年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典礼中,马云更是提出了“为市场立心,为商人立命,为改革开放继绝学,为新经济开太平”的宣言,这意味着马云不仅仅要当中国经济的教父,还要当圣人,要万世师表。
 +
 +
不仅有湖畔大学,马云旗下的云谷学校还在进行经济精英下一代的培养,从父到子,一揽子教育计划,彻底改变未来中国经济人的大脑。
 +
 +
文章指出:这是一个伟大的计划,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他们的宗旨就是让富人子子孙孙永远富下去,让阶层固化,富人恒富,穷人恒穷。并且自然形成一种“富人大圈子”,至于穷人嘛,这里没有你们的课桌,也就别想了。
 +
 +
看到湖畔大学及马云的在开学典礼上的宣讲,不由得使人想起“东林书院”来。
 +
 +
东林书院创建于北宋政和元年即公元1111年,位于今江苏无锡市,是当时为北宋理学家程颢、程颐嫡传高徒、知名学者杨时长期讲学的地方。后废。
 +
 +
明朝万历三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604年,由东林学者顾宪成等人重新修复并在此聚众讲学,他们倡导"读书、讲学、爱国"的精神,引起全国学者普遍响应,一时声名大著。
 +
 +
顾宪成撰写的名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在心"更是家喻户晓。有"天下言书院者,首东林"之赞誉。东林书院成为江南地区人文荟萃之区和议论国事的主要舆论中心。
 +
 +
正是这个标榜“读书、讲学、爱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东林书院,在组织讲学的基础上,发展成为“东林党”,也正是东林党,敲响了明帝国亡国的丧钟。
 +
 +
东林党实际上成为当时地主、商人、官僚的代言人,他们鼓动商人不纳税,以“藏富于民”的名义让中央财政空虚,而官商阶层占有巨额的社会财富,最后的结果是崇祯皇帝打仗没有钱,眼睁睁看着满人入关,亡国。
 +
 +
官僚商人与女真人做买卖,其中铁器火药交易又是重要的交易对象,这直接导致了女真人军力的崛起。
 +
 +
东林党显著的特征是:以讲学的名义聚集势力,最后这个学院不仅在朝廷里有大批的东林党高官,还在江南地主、商人阶层有广泛的支持,最后形成了官商大合流,成为明帝国的一个“掘墓人”。
 +
 +
他们在言论上以清流自居,掌握了话语权,在政治执行层面上有官僚系统的支撑,在基层有经济领域商人地主的支持,真正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言有言而呼风唤雨。
 +
 +
湖畔大学,一个危险的政治信号。
 +
 +
毫无疑问,湖畔大学现在也是一个讲学的地方,建立这个大学的精英们都是掌握着巨大社会财富和社会权力资源的中国经济领域的私企牛人,这些牛人背后更有着复杂的利益权力交织。
 +
 +
如果说以前的资本巨头还是以各自利益为战的话,湖畔大学的产生,则标志着一个危险的政治信号——资本巨头们有着合流的趋势。这是他们对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局的新应对,也是这些精英前台人物不甘于被操控的命运而要想“独立自主”而建立的新组织。
 +
 +
不管这个组织的口号有多诱人,目标有多伟大,但其中的风险已经不言自明。这些社会商界精英的抱团后面有着什么样的演变,已经变得可以预见:商、官合流,形成新的生态,这个新生态系统的后面,必然有着更大利益诉求。
 +
 +
这个利益诉求是什么呢?
 +
 +
黄埔军校的第一任校长是蒋介石,如果没有黄埔军校的底子,这个来自浙江溪口的小混混,绝对不会有后来的政治成就。
 +
 +
马云2017年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讲话:湖畔大学前十年,我们希望所有进入这个学校的人,你们就像黄埔一期二期一样,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到这里跟我们一起建立这么一个学校,这个学校已经不是一个民营企业学校,这个学校更不会小到说我们跟国有企业去竞争。
 +
 +
“跟国企竞争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小诉求”,那么他们更大的诉求是什么呢?似乎已经不言自明。
 +
 +
我们大领导明确提出: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商,党是领导一切的。任何独立于党外的组织或团体,必然会引起关注和重视。
 +
 +
特别是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像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等科技企业发展了起来,它们控制着各种庞大的生产资料和物质资源。
 +
 +
伟人曾有经典论断:“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
 +
 +
去年年底,依据反垄断规定向阿里等企业进行调查,并在阿里旗下的蚂蚁集团上市的最后一刻予以叫停,多家监管机构对蚂蚁集团的核心人员进行了约谈,使他们接受了整改方案。
 +
 +
金融时报引用熟悉湖畔大学情况的人士的话说,绝不容许马云等人把这所大学作为培养信徒、扩大个人资本势力的工具。
 +
 +
但是,他们说,当局可能不会取消这所大学,目前虽然不招新生,但学校现有学生的课并没有停。
 +
----
 
[http://zx.mtzxgf.com/aw3/2ffa26daf6314a61b5d05063b46cb0f9.html?id=38A8FFE200844F7DBD519ECC0AAA5A32 刚被罚182亿,“湖畔大学”又被取缔招生。]
 
[http://zx.mtzxgf.com/aw3/2ffa26daf6314a61b5d05063b46cb0f9.html?id=38A8FFE200844F7DBD519ECC0AAA5A32 刚被罚182亿,“湖畔大学”又被取缔招生。]

2021年5月15日 (六) 08:24的版本

2021-05-13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2021年4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阿里巴巴集团停止违法行为,并处以其2019年中国境内销售额4557.12亿元4%的罚款,计182.28亿元。同时,按照《行政处罚法》坚持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向阿里巴巴集团发出《行政指导书》,要求其围绕严格落实平台企业主体责任、加强内控合规管理、维护公平竞争、保护平台内商家和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方面进行全面整改,并连续三年向市场监管总局提交自查合规报告。

金融时报周五(4月9日)报道说,马云创建的这所培养商界精英的湖畔大学已经被迫停止招收新生。消息来源说,原定今年3月底开学的一年级学生入校注册已经被叫停。现在还不清楚,新生注册何时恢复。

如果此消息属实,这一行动昭示,对马云的行动正从商业领域扩展到教育。

马云在2019年宣布退休的时候曾经表示,退休后,希望干老本行,还当教师。马云在投身商界之前是一名英语老师。、

湖畔大学决不是面对平民百姓招生的一般大学,而是入学门槛极高,只面对成功企业家的一所“洗脑”大学。

据有关资料显示:马云是这个学校的第一任校长。该校的招生对象是成功企业家。学校学制三年,学费58万元人民币,约8.8万美元。学校招生过程非常严格,据说,其录取严格程度超过美国哈佛大学。

除此之外,湖畔要求报名者必须有三位保荐人,其中至少一位指定保荐人。

保荐人制度,说白了,就是混圈子,要进入这个圈子就必须有合格的保荐人,要保证这种关系的牢固性。因此湖畔大学绝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传道解惑的学校,而是一个圈子,是一个互相连带关系的商人圈子。

网上曾有一篇非常流行的文章《湖畔大学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此文章透露:

湖畔大学,号称由马云、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九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等共同发起创办。

湖畔大学从2015年开始第一期招生,第一届主要方向是互联网方向的创业精英,录取36人,以80、70后居多,其中既有王利芬这样的业界名人,也有汪小菲这样的明星型富二代。

2016年第二届的招生扩大到传统行业,录取39人,学生年龄也达到了37.3岁的“高龄”,里面既有像杭州外婆家吴国平、西贝贾国龙这样的餐饮界大腕,也有58同城姚劲波这样的互联网创业成功人士,有顾家家居顾江生、科大讯飞胡郁这样的各自业内的领军人物,有霍英东的孙子霍启文这样的富三代,其中更是有8家上市公司,12家年营收5亿以上的企业。

2017年的招生范围进一步扩大,设计医药医疗、保险金融、投资、食品、日化、家居、通讯、教育、互联网、新能源、智能制造、新科技等12个社会重要领域的企业,几乎囊括了国家经济的方方面面。

第三届符合初审的报名人1080人,湖畔大学重点走访了300多家,最后录取了44人,录取率4.07%,而世界竞争最激烈的斯坦福大学录取率为4.4%,因此湖畔大学教务长曾鸣称湖畔大学是世界第一。

湖畔大学规划占地面积的新校区位于杭州市余杭区仓前镇,预计2020年投入使用。届时招生规模有望进一步扩大,除了CEO班,逐步开设CTO班、CPO班、CFO班,甚至研究“企业二代”如何接班。

马云等九大企业精英为什么要拆巨资成立这样一所大学?他们的办学宗旨是什么?

按照马云的设想,未来的中国500强企业中,应该至少有200强出自湖畔大学,这是一个极具野心的规划,意味着湖畔大学要成为未来中国经济顶级精英的“教父”。

2017年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典礼中,马云更是提出了“为市场立心,为商人立命,为改革开放继绝学,为新经济开太平”的宣言,这意味着马云不仅仅要当中国经济的教父,还要当圣人,要万世师表。

不仅有湖畔大学,马云旗下的云谷学校还在进行经济精英下一代的培养,从父到子,一揽子教育计划,彻底改变未来中国经济人的大脑。

文章指出:这是一个伟大的计划,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他们的宗旨就是让富人子子孙孙永远富下去,让阶层固化,富人恒富,穷人恒穷。并且自然形成一种“富人大圈子”,至于穷人嘛,这里没有你们的课桌,也就别想了。

看到湖畔大学及马云的在开学典礼上的宣讲,不由得使人想起“东林书院”来。

东林书院创建于北宋政和元年即公元1111年,位于今江苏无锡市,是当时为北宋理学家程颢、程颐嫡传高徒、知名学者杨时长期讲学的地方。后废。

明朝万历三十二年,也就是公元1604年,由东林学者顾宪成等人重新修复并在此聚众讲学,他们倡导"读书、讲学、爱国"的精神,引起全国学者普遍响应,一时声名大著。

顾宪成撰写的名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在心"更是家喻户晓。有"天下言书院者,首东林"之赞誉。东林书院成为江南地区人文荟萃之区和议论国事的主要舆论中心。

正是这个标榜“读书、讲学、爱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东林书院,在组织讲学的基础上,发展成为“东林党”,也正是东林党,敲响了明帝国亡国的丧钟。

东林党实际上成为当时地主、商人、官僚的代言人,他们鼓动商人不纳税,以“藏富于民”的名义让中央财政空虚,而官商阶层占有巨额的社会财富,最后的结果是崇祯皇帝打仗没有钱,眼睁睁看着满人入关,亡国。

官僚商人与女真人做买卖,其中铁器火药交易又是重要的交易对象,这直接导致了女真人军力的崛起。

东林党显著的特征是:以讲学的名义聚集势力,最后这个学院不仅在朝廷里有大批的东林党高官,还在江南地主、商人阶层有广泛的支持,最后形成了官商大合流,成为明帝国的一个“掘墓人”。

他们在言论上以清流自居,掌握了话语权,在政治执行层面上有官僚系统的支撑,在基层有经济领域商人地主的支持,真正是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要言有言而呼风唤雨。

湖畔大学,一个危险的政治信号。

毫无疑问,湖畔大学现在也是一个讲学的地方,建立这个大学的精英们都是掌握着巨大社会财富和社会权力资源的中国经济领域的私企牛人,这些牛人背后更有着复杂的利益权力交织。

如果说以前的资本巨头还是以各自利益为战的话,湖畔大学的产生,则标志着一个危险的政治信号——资本巨头们有着合流的趋势。这是他们对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局的新应对,也是这些精英前台人物不甘于被操控的命运而要想“独立自主”而建立的新组织。

不管这个组织的口号有多诱人,目标有多伟大,但其中的风险已经不言自明。这些社会商界精英的抱团后面有着什么样的演变,已经变得可以预见:商、官合流,形成新的生态,这个新生态系统的后面,必然有着更大利益诉求。

这个利益诉求是什么呢?

黄埔军校的第一任校长是蒋介石,如果没有黄埔军校的底子,这个来自浙江溪口的小混混,绝对不会有后来的政治成就。

马云2017年湖畔大学第三期开学讲话:湖畔大学前十年,我们希望所有进入这个学校的人,你们就像黄埔一期二期一样,认认真真、脚踏实地,到这里跟我们一起建立这么一个学校,这个学校已经不是一个民营企业学校,这个学校更不会小到说我们跟国有企业去竞争。

“跟国企竞争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小诉求”,那么他们更大的诉求是什么呢?似乎已经不言自明。

我们大领导明确提出: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商,党是领导一切的。任何独立于党外的组织或团体,必然会引起关注和重视。

特别是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像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等科技企业发展了起来,它们控制着各种庞大的生产资料和物质资源。

伟人曾有经典论断:“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

去年年底,依据反垄断规定向阿里等企业进行调查,并在阿里旗下的蚂蚁集团上市的最后一刻予以叫停,多家监管机构对蚂蚁集团的核心人员进行了约谈,使他们接受了整改方案。

金融时报引用熟悉湖畔大学情况的人士的话说,绝不容许马云等人把这所大学作为培养信徒、扩大个人资本势力的工具。

但是,他们说,当局可能不会取消这所大学,目前虽然不招新生,但学校现有学生的课并没有停。


刚被罚182亿,“湖畔大学”又被取缔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