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改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博客留言问答

添加7,442字节, 2021年1月3日 (星期日)
无编辑摘要
孔庆东 回复 江湖刺客:要坚守在敌后。 ​​​
 
川人:孔老师,我手里有一点钱,您说去一个人美国游学好,还是和全家看上海世博会好?
 
孔庆东 回复 四川人:世博会有啥可看的? 世博会就是政府的又一恶心作秀。 ​​​
 
桂书飘香:萧麟----就是和孔老师一样,做数学题飞也似的那一位吧。
 
孔庆东 回复 桂书飘香:我同桌的兄弟。 ​​​
 
sharto:绕口令玩到这份上,醉侠确实完胜郁保四才子啊。。
(郁保四别的球一概不懂,唯独从小钟情于篮球,曾经有个外号叫做“板篮根”。听我问他篮球,立刻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嘴里仿佛机关枪一样嘟嘟曰:“篮球最近有个好大好大新闻孔哥勿晓得么?这个事体孔哥应该晓得的呀!就是阿联酋求阿联到阿联酋去打球,可是阿联求阿联酋不要求阿联到阿联酋去打球。阿联酋偏偏非要求阿联到阿联酋去打球,也不知最后阿联酋求到了阿联到阿联酋去打球,还是阿联求到了阿联酋不要求阿联到阿联酋去打球……”
孔和尚听得火冒三丈:“郁保四你丫又欠揍了是不是?能不能说点人话?我告诉你,郁保四昨天遇到褒姒,褒姒预报郁保四暴死,郁保四欲抱褒姒饱私欲,褒姒欲死抱宝玉死于斯,也不知郁保四抱死褒姒思玉宝,还是死褒姒私抱宝玉暴死鱼。”)
 
孔庆东 回复 sharto:文人逗乐子。
 
江湖刺客:老师,你说这种文化压制还会持续多久啊!我想最叫你去做文化部长哩
 
孔庆东 回复 江湖刺客:有人试过了,难。 ​​​
 
神七和七仔:老师:矛盾,就像永远燃烧的香火头,是否必须让它永远含在上帝的嘴里,以免灼伤生灵?不然咋办?
 
孔庆东 回复 神七和七仔:有矛盾就好,就有生命力。要从矛盾走向矛盾。 ​​​
 
江湖刺客:韩少的独唱团都出不了,你如何看他最近上美国时代周刊的事,我觉得他肯定不会给洋人收买的!他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人!
 
孔庆东 回复 江湖刺客:韩寒很有骨气。但是美国看他年轻,还在不断加大力气,一定要坚持收买他。 ​​​
 
庞建飞:列宁的话和孔老师教育我们小心敌人利用老。毛是一个道理啊
 
孔庆东 回复 庞建飞:然也。 ​​​
 
桂书飘香:猫为什么爱吃鱼虾? -----天性使然,就和资产阶级必须要剥削无产阶级一样。
 
孔庆东 回复 桂书飘香:这回答有高度啊。 ​​​
 
毛毛虫: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孰能有余以奉天下?唯有毛主席
 
孔庆东 回复 毛毛虫:圣人都能。 ​​​
 
付立松:孔老师,依据官员数量,来评价大学水平,这种思想多咱能改变呢?蔡元培当年似乎很反对读书做官的思想。如今社会这种想法却很厉害。“大清帝国北大荒”的说法,应该来自民间。
 
孔庆东 回复 付立松:那是因为你读的作品还比较少。 ​​​
 
张进京:前天陈丹青来光华也夸了韩寒了。
 
孔庆东 回复 张进京:好像是的。 ​​​
 
桂书飘香:演绎,----用另一种手法解释同一个事物。演艺,----专指文艺表演艺术范畴。字典就在手头,但,不查,就试试自己脑子里对这些词的概念是个什么解释。
 
孔庆东 回复 桂书飘香:不大准确。 ​​​
 
sharto:文人逗乐子---------------醉侠这个绕口令可不像保四那个一目了然,真的是麻雀虽小,肝胆俱全啊。幽默上更值得玩味,涉及面更广,调侃功力更甚,顺带提及了 暴死鱼 的问题“郁保四抱死褒姒思玉宝”,玉宝  指的可是著名的 玉宝表?
 
孔庆东 回复 sharto: 儿童不宜。 ​​​
 
疯一样的跑:孔老师,为什么要想快乐起来这么难?看得越清就越痛苦?
 
孔庆东 回复 疯一样的跑:故意想快乐,就难了。 ​​​
 
神七和七仔:美好和谐的国度里,不是为所欲为地自由,首先就不许有作恶的自由。
 
孔庆东 回复 神七和七仔:不懂规矩就永远没自由。 ​​​
 
江湖刺客:老师,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难过,看到很多工人兄弟姐妹天天上班,没有周末,没有自己的娱乐生活。像奴隶一样的为美国人,欧洲人,中东人忙碌着!也就2000每月!
 
孔庆东 回复 江湖刺客:每月两千不错了。 ​​
 
江湖刺客:这些资本家的冷酷和无情到极致了,我真想杀了他们!我们工厂附近有一个从美国回来的博士,听说在哈佛读的书,回来还是一样这样对工厂,还欠工人的钱不给,去年给一个工人杀了,我心里真爽啊!这样的人该杀哩!所以不要相信西方那一套,在西方教育下的高材生也一样是王八蛋资本家哩!
 
孔庆东 回复 江湖刺客:老舍笔下的文博士。
 
付立松:孔老师点到我软肋了。不知受了谁们的蛊惑,说中国一百年来无文学,竟也相信了。现当代作品读得很少,所有时间都花在古代文学和西方文学上了。现在正恶补,来得及吧?
 
孔庆东 回复 付立松:当然古代文学更重要,你多读些是对的。 ​​​
 
张进京:孔老师好像不在北大搞讲座吧?如果来光华就好了,光华的学生应该需要“教化”,呵呵。
 
孔庆东 回复 张进京:现在我尽量不在学校讲座,社团太多,摆不平,光得罪人了。 ​​​
 
二十八相送:孔老师好!终于又遇着您啦~~!昨天我在公交车上,看到满街的人各自奔忙,忽然想所有这些人一年到头地忙,到头来究竟谁是最大受益者啊?然后就觉得,我们的社会就像树的年轮,每一层都在排斥它的外层,而当面对更外层的时候,里面的就会联合起来共同排斥。这个世界的最大受益者,就是年轮的最里层。最苦的大概就是属于树皮的那一层了。所以我越来越觉得,共产主义的理想会有实现的可能吗?在当下的中国,该用一种什么样的社会体制来实现人民当家做主、人民的劳动成果造福于人民呢?
 
孔庆东 回复 二十八相送:共产主义不仅是个目标,更是个过程。
 
探花:孔老师又提到了文革及文革中的教育,每读到此处就会有些惊奇。从孔老师文中我们才发现,我们这些成千上万的20多岁的年轻人仍然对于文革有很大的误解,这种误解来自于我们的中小学老师来自历史政治课本甚至来自于其他知名作家的书籍,这种群体性的扭曲与误解似乎是被合理的灌输的,也还带有一定的强制性。看来,对于文革理的性清理仍是亟待解决的.
 
孔庆东 回复 探花:是的,整个民族被洗脑20年。所以鲁迅写道:二十年来,全是发昏!
 
乡巴佬:孔老师,中国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必然和过程吗?是否走下去前途依旧是光明的?
 
孔庆东 回复 乡巴佬:是曲折的。再见! ​​​
 
江湖刺客:你如何看待天上西南大旱啊,是不是老天爷的意思吧?你有没有测一卦啊?
 
孔庆东 回复 江湖刺客:大旱是破坏了毛主席的水利工程的必然结果。拜拜!
 
(在孔老师的“拜拜”声中,#东博书院受教录# 亦发表完毕也。🙏) ​​
1,894
个编辑

导航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