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币的正反面“内循环与内卷”,我选择站在硬币的侧边

来自通约智库
明华讨论 | 贡献2021年6月14日 (一) 17:59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首页>条目>内循环内卷

原创 逆行主义 长老院民间观察 2021-6-14

由于近年来经济全球化向上生长空间的逐渐探底,再加上去年疫情后外部发展潜力空间的限制,各地各国都在找自身的定位。在我们这里官方或官媒四处宣传着“内循环经济”为主体的发展思路,然互联网上或民间四处能感受到最多的则是经济内卷;卷在商场、职场、院校甚至是体制之中。

在2019年,那时候还没有疫情,就有很多人说“2019年将是接下来十年中经济最美好一年”,我当时也作出了自己的思考预测“逆全球化的演绎将至少十年”;侧面可以看到:国际孤立、经济体孤立、市场组织孤立与个体孤立在那时起已经开始萌发。后来2020年疫情来了,这只人类社会的黑天鹅加剧了这一现象,同时也让人们对此现象能够有了最为切实的感受。我不止在一个地方表达过,为了保持各方利益的均衡与稳定,上层建筑的政策与定位极多数时候总是传统的、守旧的与滞后的;在传统、守旧与滞后的基础上才有那么点“向前进”。

“内循环经济为主体”发展思路的提出也是上层建筑看见了极多个孤立现象后而滞后提出的政策与定位:

①一个“内”字把国内与国外隔离开来,既可能是不得已,也是规律性上的无奈而为、不为而为、无为而无不为等主客观合一的政策定位;

②“循环”二字又要求国内的各组织、各个体人要动起来,活跃起来。

一枚硬币的两个面:内循环与内卷

严肃的去看:内循环与内卷恰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内卷”究其本身就是向上升华潜力空间不足、外部继续发展空间受限后的客观规律,此时有成且高效稳定经济体、市场组织与个体孤立守成也正是其自然最佳决策,此时无成与无效多变者不按潜规则甚至不按显规则的竞争方式也正是此现象下相对无奈无选之法。“内循环”可以算得上“内卷”的一种解决办法,然并不代表一定能成功,当然成功它的效能也当是较大的。“内卷”就现时而言是社会环境中的普遍客观现象,“内循环”是国家上层建筑提出的主观能动性解决办法;而作为民间社会与经济积极活动人士,如何“处”才当是为自身与为社会贡献的加权最佳决策呢?

我在前面“论当代有为青年的创世之机”的文章中说过,当今时代已经到了急切需要升维的时代,而不仅仅是升华、升级;这枚硬币的升维正是扩展它的侧边面,然后抛出去它才能真正“立”起来。因此我选择站在这枚硬币的的侧边面,我想这种选择是既符合自身的利益思考也符合社会时代的需要的。

站法当有这两点坚守:

①不参与“内卷”,既然已经是内卷了,参与往往会只能得短期之利,在中期与长期上极可能是要失去的;谨慎观望“内循环”,这个解决办法在我看来仅是能够促进社会升级的方式,并非是大刀阔斧的社会升维方式,且能否成功未来才知道;

②积极拓宽侧边面同时宣扬其他人一起积极拓展侧边面,除了金钱投资以外,集中最大比例的时间、精力与资源去做最为冒险的超大事业;从个体来说这正是“四两拨千斤”的最佳阐释,最大比例的时间、精力与资源都体现在这个“拨”字上;从社会来说,当前时代社会既然需要升维,那么它也就当是需要各种类型的大事业,恰符合时代社会之需。


硬币的正反面“内循环与内卷”,我选择站在硬币的侧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