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上的神秘符号,关键数字33,共济会和阿波罗登月的神秘联系

明华讨论 | 贡献2020年12月21日 (一) 13:23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首页>条目>共济会

秋景航隐秘挖掘 2020/10/12 23:05:00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阿波罗飞船在月球着陆一直处于阴谋论中,因为人们都会根据自我的一些认知进行着猜测,毕竟从那以后40多年的时间里NaSA再没有进行过后续动作。

由于这段时间来我一直在挖掘关于共济会和骷髅会的一些被尘封的秘密,其中共济会的历史奇闻更让我感兴趣,不出所料我在大英图书官网找到关于共济会和NASA之间的一些传闻,难道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共济会触及到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还是我们的没有根据的联想,那么我们今天来细说那些关于共济会和阿波罗登月之间的都市传说。

法鲁克·埃尔·巴兹(Farouk El-Baz) 是不是对这个名字很陌生?当然他没有踏出月球一小步的阿姆斯特朗那么有名?他和阿波罗以及共济会之间怎么会扯上关系呢?

法鲁克·埃尔·巴兹生于1938年1月2日,是一位埃及裔美国的 太空科学家和地质学家,曾与NASA一起进行月球的科学探索和阿波罗计划的规划。他是该计划的首席地质学家,负责研究月球地质,选择阿波罗任务的着陆点以及对宇航员进行月球观测和摄影方面的培训。他在阿波罗11号 登月任务以及后来的阿波罗任务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埃尔巴兹对阿波罗11号任务的大部分计划,尤其是几个关键部分,如发射时间,发射和着陆本身的确切细节,包括宇航员在何时何地降落月球的确切时间等进行了最终确定。总是让人觉得他对月球的熟悉程度超过了他本身的专业。

后来人们发现埃尔·巴兹的父亲是古埃及仪式的专家。许多共济会会员在现代仍然使用这些古埃及仪式的内容。当很多对此类事情有敏锐洞察力的人回顾性地研究了埃尔巴兹的工作细节时,很多人惊奇的发现埃尔巴兹的月球任务的时间和月球坐标与这种埃及古老的仪式有着密切的联系。

这些巧妙的联想让我们发现了另一个神奇的事情。

与欧西里斯的沟通 对这种特定理论感兴趣的研究人员认为,阿波罗11号的真正任务是为古代埃及神欧西里斯打开某种交流“通道” 。这种仪式是古埃及秘密社会中高层人士为获得知识和智慧而进行的。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听起来极为离奇,但是对于那些坚信此类知识和仪式的人来说,实现这一目标可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如果这些说法是真实的,那么NASA或那些登月机构目的到底是什么?怎么登月告一段落直到如今也没人在上去过?那么我们来聊聊登月背后那些和共济会的神秘联系:

关键时间和着陆点

据说降落地点和任务的精确时间都处于猎户座安全带与月球在特定日期和时间的地平线之间的完美对准时。然而也是与埃及神欧西里斯进行古埃及仪式时所处的时间。

法鲁克·埃尔·巴兹是负责此次发射细节的人员。虽然这可能纯粹是巧合,但几个月的紧张计划和在恰好一样的时间里发射,又由于他的父亲是古埃及仪式的专家,不免让人们产生联想。

数字33

看过我之前关于共济会文章的人都知道,数字33是在共济会的很多地方都能见到,数字33对共济会极端重要。和共济会的关的所罗门神殿的台阶33级,共济会的最高水平等级也是33级。

那么很多人都有注意到阿波罗11号任务里的那些33的踪迹,例如,新墨西哥州的唯一发射台是33号发射台,在执行第一次航天飞机任务后,在33号跑道上着陆。

据许多研究人员称,巴兹·奥尔德林降落在月球表面约33分钟后,在月球舱内进行了一项正式的仪式。并且用了圣餐。

根据官方记录,在离开飞船前往月球表面之前,阿波罗11号机组人员参加了一次小型圣餐仪式。这可能不足为奇,因为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出于信仰而做着同样的事情。

然而,圣餐的仪式可以追溯到天主教以外的古埃及。圣餐的行为本质上是对欧西里斯的一种奉献。那些赞同阴谋论的人声称,共济会“劫持了”任务,奥尔德林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执行了仪式。

NASA中的那些共济会成员

尽管多数人知道尼尔·阿姆斯特朗是第一位登上月球表面的宇航员,阿姆斯特朗在很大程度上是“公众面孔”出现,但是巴兹·奥尔德林却是货真价实的共济会成员,维基解密也公布了其共济会的身份。

在1969年12月的《新时代》杂志上,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接受采访时,对共济会其在世界和太空中的地位提出了一些有趣的说法。也许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这样说:“当人类到达新世界时,石匠(共济会成员)就会在那里!” 鉴于他作为阿波罗11号任务的一部分而经历的冒险,很明显奥尔德林将太空和月球归为“新世界”。

在整个问题中,奥尔德林毫不掩饰他参与共济会的经历,或者(根据他的说法)他们对现代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进行了充分投资。尽管这次采访并没有引起太多的轰动,但这是许多研究人员和阴谋理论家用来支持他们对共济会仪式和月球着陆产生联想的有力证据。

除了法鲁克·埃尔·巴兹,尼尔·阿姆巴兹·奥尔德林之外,NASA似乎(也可能仍然)充斥着共济会成员以及与共济会利益密切相关的人。

共济会的杰夫·埃德温·韦伯在196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担任NASA的管理员。阿波罗计划的总经理肯尼斯·克莱因内希特是秘密小组的高级成员。许多其他著名的NASA宇航员也与共济会有联系。这难道真的是巧合?

如果共济会参与阿波罗11号飞行任务的说法完全不成立,则共济会成员当然不乏“内幕人士”,包括宇航员本人,都直接和间接帮助实现这一目标。

月球表面上的共济会符号

阿波罗11号宇航员在返回地球之前将各种物品留在月球表面。除了美国国旗,他们还留下了一块石牌,一个实心圆盘,一个象征性的金橄榄树枝,杂物,二手设备,以及由于辐射暴露而使衣服的某些部分不适合返回家园。

但是,有人声称还有更多的物体留在月球上。这些物品包含共济会的象征和向奥西里斯的奉献,作为沟通仪式的一部分。据称,“秘密”祭品包括在月球上受到“祝福”的丝绸共济会围巾。据说这些围巾中至少有一条是在这种仪式后被带回地球的,并赠送给华盛顿特区的共济会旅馆。

当然,考虑到只有极少数人踏上月球,或许那里剩下的东西可能比我们所知的更多!

无论问题的真相如何,共济会已经“渗透”到了世界的任何角落,那么介入登陆月球这种伟大任务中也不是什么怪事,我们所知道的是人们从登月计划中受益匪浅。


月球上的神秘符号,关键数字33,共济会和阿波罗登月的神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