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联盟公司章程起草说明

来自通约智库
江南仁讨论 | 贡献2018年5月20日 (日) 08:22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大同联盟公司章程起草说明

摘要:以企业方式实现大同的原理已经叙述过,参考方案也有,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最有可能的方式是:全球出现许多大同社区,而后各个“山头”再联合起来实现人类的大同梦。本文从原理上解决这么两个问题:第一,各社区如何“立”起来,并活的长久;第二,从权力结构上扫除各个“山头”联合起来的障碍。

  有统计数据指出:改开后我国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为2.9年,集团公司为7-8年,实在是太短了。我们组建企业很重要目的是为了盈利,但是我们认为长久地生存是比盈利更重要的需考虑的前提,如果企业都不能生存下来,盈利只不过是梦幻泡影,不但期望没有了,反而是面临亏损的现实;而如果能够长久地存活下来,那么盈利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所以考虑长期的存活且做大做强是我们的第一要务。
  企业(组织)的发展是内外各种力量合力的结果,当大多数人都希望我们的公司成功的时候,我们想不成功都难。人心齐泰山移,所以,凝聚人心是我们必须首先考虑的问题,而不是首先考虑分那么一块想象中的蛋糕——我要多少利益(股权),结果“羊肉没有吃成反惹一身骚”。所以,公司的章程应该围绕这么两个问题来设计:第一,能够发展壮大起来,实现盈利,也就是“生”的问题;第二问题就是:如何活的长久!
  下面先来谈第一个“生”的问题。
  俗话讲“得人心者得天下”,企业何尝不是如此,企业如果能够解决大众的痛点问题,自然就会得到大家的支持,如果我们企业内部再得到员工的支持,那么企业就是处于风口的“猪”,“门板是挡不住”的,我们一定能够“生”下来!
华为能够做起来是因为华为的交换机比国外便宜,质量也不错,解决了大众电话沟通的痛点;淘宝能够成功的基础是:网购由于不需要门店,东西便宜,但是没有解决放心购物问题;腾讯的成功是因为它解决了人们互联网时代社交的需要;百度的成功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就可以去搜一搜,解决了大众获取知识的痛点;…,而我们解决大众什么痛点问题呢?
  我们解决的痛点很多,我们为我们的消费者会员带来以下利益:第一,更优惠的价格;第二,走到哪里都可以放心购物;第三,朋友遍天下,出行安全有保障;第四,通过评分制逐步营造风清气正的社区环境,增强安全感;第五,增进亲情友情,互助互爱,减少竞争,去除焦虑;第六,培训学习,提升自我,强身健体,有望获得长久的快乐;第七,逐步减小贫富差别,逐步实现五免并最终实现人的自由发展。
  对于我们的销售者会员可以解决以下痛点:第一,有免费的口碑广告;第二,地域销售保护;有相对固定的客户群,这样在与同行竞争的时候就会“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轻松战胜对手;第三,作为双重身份的销售者可以得到优惠的进价;第四,可以获得联盟的大数据指引和企业培训,增进企业的竞争力和凝聚力。
今天的企业要发展再把员工当做打工仔是不行的,这已经成为一种共识了,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今天人才才是企业致胜的关键因素,而且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这是人们的常识,故公司的章程应该在这方面有体现,也就是要在制度上确保得到员工的衷心支持。解决了以上问题,我们的“生”的问题就会解决的很好。
接下来我们看看如何才能活的长久。
  去繁就简,自然包括人类社会都可以看成是某种结构,但是有级别的差别,人类社会的各种组织形态都是人们与自然斗争的一种组织结构,企业自然也不例外是一种组织结构。从全局财富的角度看:人类社会过去、现在、将来就做了三件事创造财富、分配财富和消费财富。为了我们能够长久的存活,我们从财富的角度来考察活的长久的组织结构以及存活过程,以便有所借鉴。
  先来考察一下人类组织结构中最长久的组织结构。显然能够跨越国家王朝,存活几千年的就是宗教了,基督教、佛教、印度教、犹太教、伊斯兰教、天理教、道教等等都存活了上千年。宗教的创立多是为底层老百姓服务的,宗教减轻了人们的精神痛苦问题,从某方面讲宗教人士类似于心理咨询师,精神痛苦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痛点,这也是宗教能够长盛不衰的秘密之一。宗教的“创造财富”来自捐献,宗教的“财富分配”较公平,基本上是“按需分配”。神职人员许多没有子嗣,基本上就是一生的生活所需,他们倒像是真正的“共产主义”,是真正的共享与互助互爱模式,宗教从来都不是倡导占有与掠夺,不追求利益最大化,反而主要讲奉献,讲爱,讲平等,强调自我反省!当然他们是在“神”的名义下达到的。有意思的是,他们不掠夺,人们反而基本上把最美好的东西都献给了宗教——我们只要看看教堂、寺庙、道观等建筑就知道了。所以,我们文化上倡导共享与互助互爱模式而掘弃占有与掠夺模式,因为占有与掠夺模式从来就没有让人们真正幸福长久过,也不可持续——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但是宗教的问题是:宗教不能融合(道教例外)。各自的“神”是相互排斥的,各自的“神”都是至高无上的,是绝对的权威,所有的信徒对“神”以及各自的教义只能无条件的绝对服从,只能信仰各自的“唯一”,这也就决定了他们不可能融合在一起!故,各个宗教不可能形成合力,反而可能导致彼此的冲突灾难!
  显然存活时间第二长久的就是王朝了,长的能够存在几百年,短的一般都有几十年。我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农民起义都是抓住了当时的痛点:民不聊生,人们需要安居乐业!一个新王朝的建立,基本上都是起源于解决人民安居乐业的痛点问题,周武王推翻纣王的暴政;秦统一六国结束了春秋战国几百年战乱纷争;陈胜吴广起义无不是由于没有活路了…。而我国历史上所有的盛世没有不是对百姓休养生息,安居乐业而取得的。但是王朝一直在上演“历史周期率”,其背后的理论就是物理中的惯性定律同样适合于人类社会,因为封建官权没有被有效制约,在官与民的博弈过程中,由于没有话语权,大众的利益一再被压缩而没有合法的解决途径。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老百姓忍无可忍于是强力反抗,原有的状态被暴力打破,但是由于新王朝与以前的结构一样没有解决力量制约问题,还是最终没有制约官权,所以,不断地重复。于是暴力革命而后历史周期律重演,暴力革命的过程是“无量头颅无量血”!
  主席,我们抛开个人恩怨、意识形态等不说,一个少年独自从韶山冲走出来,毫无背景,到逝世的时候三足鼎立,无疑是成功!我们来分析一下主席当年为什么能够从井冈山一步一步发展壮大最后建立新中国,而且还可以在对比那么悬殊的条件下,新中国打败当时头号美帝领导的多国联军以及前苏联。
  主席领导红军得天下是:得民心者得天下——“合力定律”最好的阐释,主席的智慧很值得我们学习!主席的核心思想就是一句话“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主席领导的红军自然就得到了大众最广泛的外部支持。秋收起义失败后,在部队上井冈山的过程中,主席在江西永新三湾村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将党的支部建立在连上(认识到文化宣传、思想工作非常重要);成立各级士兵委员会(管大家的吃喝拉撒)实行民主管理制度,经济平等,实行的是供应制,在政治官兵平等,并初步拟定了“三大纪律六项注意”变扰民的兵痞为为人民的军队从而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与爱戴。以前的军队都是军官开小灶,可以打骂士兵,官大一级压死人,实行的是军饷制,军官的军饷大大超过士兵。宗教与主席的实践证明了:人格与经济上的平等是凝聚人的关键之一,还有一点就是互助互爱,解决大家的痛点。
  那么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团队是否会变质的问题?
  我们历史上一直是集权制。“人亡政息”的例子还真不少,由于领导人去世,后面的人改弦易制。前苏联等东欧国家的资本主义复辟无不说明了这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解决很重要的一点是官权被大众有效制约,这在文章《自然遵循的基本规律极其运用》中,从实践到理论都做了阐述。
是否会变质?这一点宗教解决的最好,反复强调宗教的经典,并且在日常生活中贯彻经典,形成宗教文化,对于经典的确是年年讲,月月讲乃至每天都要讲几遍,并检查执行,这和主席时代经常开会,批评教育异曲同工!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我们综合思考后,采用制度+文化+技术的办法来解决。制度上权力制衡(具体见基本法)并最终大众制约的权力结构,这就是:决策委员会+执行委员会+监督审计委员会的方式,最好还要财务公开。教育上要以复辟为教训,告诫大众要为自己的利益合法地斗争,因为制度上已经给了大家这样的权利,要关心规则,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搭便车的心态,在积分规则上和技术上来保障大众养成为自己的经济利益合法斗争的习惯。
当然,公司还有一点要告诉会员各种健康养生知识,讲述各种(包括宗教)中去除烦恼的方法,以便让大家获得快乐! 因为我们的目标是让会员最终获得长久的快乐!
章程的起草应该起到避免以下问题:
  在企业陷入困境的时候,员工不是同心协力而是争夺利益或者四散奔逃——一定要至少让重要人物购买公司的有限股权,哪怕买一部分赠送一部分,普通员工也应该鼓励投入,投入后至少心有在一起的可能。
  创始人出局——一票否决权,或者即使由于重大错误(但是颠覆、分裂公司的行为除外)失去了领导权,但是经济待遇应该保留。
  创始人入狱——既往不咎。
  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没有能够联合在一起,发生了战争,削弱了社会主义力量而二战后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却没有发生战争,且可以联合起来形成欧盟?因为我们的事业也不是某一个山头就可以完成的,最有可能的是首先有不少山头而后大家再最后联合起来。宗教也是各自为政,没有办法联合,因为必须坚持各自的教义,领导在各自的圈子内都是绝对的权威;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在各自国家也是绝对的权威,很多终身制有些还是世袭,主动放弃权力很难!所以社会主义国家为了各自民族的利益,产生矛盾时容易相互攻击,而很难妥协一致,但是欧洲的资本主义国家却是三权分立,领导没有绝对的权威,并且经常受到议会的质疑和问询,联合起来也不觉得别扭,且领导人的产生是大众民主选举的结果,制度决定了只能最多任两届,领导人从心里上来说不会抗拒联合。
  因为公司要建立要凝聚大家,必须要有一个管理组织才好办事,这样就存在一个公司的股权问题。
  目前股权有这么几种类型:第一种是同股同权(管理权和收益权)且是永久性的;第二种同股不同权,表现为收益权一样,但是管理表决权不一样,比如谷歌公司A类股份是B类的10倍,他们都是永久性的,可以继承,主要用于创始团队把握公司的控制权,避免类似乔布斯创立了苹果公司最后却被赶出了苹果;第三种就是:也是同股不同权,只有收益权却没有管理表决权,收益权是永久性的。第四种,就是马云为代表的合伙人制度,为的是保证合伙人可以控制公司,关系复杂不利于联合。我们的是第五种,我们设计的原则是用细水长流来代替一夜暴富。那就是资本投入后的管理权和收益权都是有限的,在资本得到预定的现金收益后就功成身退,但是相应份额的资本保留一份永久性的当时社会平均工资2倍收益与危机保障,还有就是可以推荐1—3个加盟商家(在我们的规则体系下,加盟商家基本上可以保障盈利),这样的好处在于:它是一种开放性股权结构,使大家不至于过分纠结于股权,因为股权平等相差不大,不用斤斤计较股权,而不是股权多了话语权也就多了,从而利益差别很大,小股东利益严重受损,从而大家的重点在于如何把企业搞好,而不是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斗得死去活来也没有多少好处,反而是大家齐心协力搞好了这样大家才有收益。我们的管理权采取类似西方政府的结构,最终权力属于会员代表大会,在公司内部也实行民主,采取广泛的评分制,参照《鞍钢宪法》最大限度提高加盟企业员工的积极性,其实主席时代工人的积极性还是很高的,经济发展也很快。那么怎样来保证,我们公司的发展方向靠制度、文化和技术来保证来保证,公司章程中应该保留一些永久性不可更改的条款,在权力结构上保证各方有自己利益的诉求渠道,权力一定由最广大会员来制约。因为成长的初期和企业做大之后是不一样的,也就是创业和守业的情况不同,故章程也应该有所区别,和打仗一样,经营决策不能太民主,应该由优秀人士制定而财富的分配规则则应该大众民主,否则就会又收获历史周期律。还有就是资本功成身退之后与之前不一样,即资本方进入执行委员会以及监督审计委员会的比例应该做相应的调整!
愚工 2018.3.18
  下面这段文字摘自《幸福生活之路》,原文来此中华网论坛,它解说了: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军队的强大的力量,对我们大同事业有提示意义故附上!
  这段文字准确的介绍了交战双方的行动。然而,仅靠阅读人们无法切身感受中国步兵作战的艰苦。邹士勇老人的一段切身经历,为这段战史做了生动的解读。
  当时,美军陆战第1师、步兵第7师在志愿军的打击下,全线崩溃,向南逃跑。邹士勇所在3连,在夺占1282高地及柳潭里后,奉命从侧翼追击美军。部队急行军,追至死鹰岭上。死鹰岭下是一条公路,通向下碣隅里,那是敌人逃跑的唯一一条公路。按上级部署,死鹰岭应该有友军第20军的部队担负阻击。
  很快,邹士勇的3连在死鹰岭上发现了志愿军的一个阻击阵地,大约一个连的官兵潜伏在这里。邹士勇一眼就认出,这是20军的部队。第20军是志愿军第9兵团最先入朝的部队,走得最仓促,部队甚至没来得及换发服装,带着大沿帽就跨进了朝鲜北部的高寒区。
  阻击部队依托地形,每个人都用工兵锹在冰雪上刨出一个坑,人蹲在坑里,枪口直指下方公路。阵地隐蔽巧妙,从下方根本看不到岭上的伏兵。官兵们战场纪律过硬,整个阵地只有风声呜咽。
  邹士勇上前去拉一个战士,却发现那个士兵早已冻成了一个硬梆梆的冰。3连赶忙检查其他战士,才发现阻击阵地上所有的人,都已被活活冻死在阵地上。3连官兵眼含热泪看着这些战友的遗体,潜伏在冰雪坑里的烈士们,依然穿着国内配发南方部队的薄棉衣,单层胶鞋。冻得实在受不了了,战士们就用毛巾把耳朵捂起来。但这些御寒方法,在死鹰岭,是多么微不足道。据战史记载:这场阻击战爆发前一周,1950年11月27日,朝鲜北部普降大雪,气温在零下30摄氏度以下,然而这支英雄的阻击部队,在整整一个连,全建制冻死在阵地上,无一人离开岗。每个士兵冻死时仍然保持着战斗姿态,100多支老式步枪,枪口直指岭下的公路,历史从来不能假设,但是如果烈士们当时能穿上一件大衣,后撤的美军王牌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决不能轻松通过这里。这个全部冻死都无人撤退的连队,即便不能完全堵住美军,至少也要扒下美军一层皮。
  采访最后邹士勇老人已是老泪纵横。尽管战斗已经结束半个多世纪,但那些牺牲的战友凝固的战斗姿态,恐怕再难冰释消融了。
这段载录可以说明为什么我们可以赢得抗美援朝的胜利,原因就是孙子强调的“道”,“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那么是什么样的“道”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呢?也许网文“国军为什么打不过共军,父亲用一句话就让我哑口无言!”可以给我们阐释这一切,现摘录如下:
关于国军为何打不过共军,用了三年时间就丢掉江山,网上有很多种见解,以下是20年前我和父亲关于这个问题的一次争论。
  父亲是1947年参加县大队,参与刘邓大军的多次战斗。1952年入朝当机枪班长,用的是马克沁,后因负伤转业。我在读初中正是1989年前后,当时超级粪青,看的杂书也很多,坚定地认为中国走了错误道路。为此与父亲进行了辩论,我林林总总列举了很多条理由认为中共是如何趁抗日投机取巧取得胜利。如果没有你们这些不安分人闹腾,今天中国的日子不知有多好过。
  父亲非常生气,最后只说了一句话让我就哑口无言——你娃儿是站着说话不腰痛,你要是我,当年跟共产党跑得比我还快。
  因为父亲9岁时我奶奶就因为跑“老日”(注:进山躲日本鬼子)得了伤寒不治而亡,丢下爷爷和他们孤苦零丁的兄妹4人,他是老大,最小的妹妹当时不到两岁。“兵匪乱世,水旱蝗汤”,父亲年少时的日子之凄惨可想而知。全家就靠种地主贾长记家的1亩多地过活,爷爷积劳成疾,不到40岁就累成驼背无法干重活,父亲只好到10岁就出去帮人拉架子车挑起全家大梁。他曾经多次回忆起当年的痛苦往事,例如一年四季只有草鞋穿,到了冬天只好用笋壳子包稻草塞在草鞋里取暖,脚冻伤得连路都走不成。而他家的日子几乎就是全村多数家庭的缩影,贾长记一家的地占全村一半以上,另一家地主占了两成土地。也就是说,除了几家有自己地的中农,全村80%以上是佃户。而我们河南老家农村的这种落后面貌又几乎是当时中国农村的普遍翻版,像沈大爷笔下《边城》中的小桥流水,安定宁静的田园气息在当时其实是一种意淫。
  17岁那年,刘邓军队到了豫西,共产党的武装工作队进了村。后来发生的一切就像我们熟悉的无数故事一样——这支军队活力四射,天天帮老百姓干活,不拿一针一线,唱歌、办夜校、教父亲他们认字;更为重要的是,父亲一家分到自己的土地和农具。在他后来的日记里,父亲认为自己从来没有像那段时期那么有激情、有希望和充满理想,以至于半夜起来上厕所都要拿个树棍在地上练习写字。这种激情和梦想充斥了他的前半生,与之前生存在死亡线上的日子天壤之别!也正因为如此,在后来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炮火连天中,在朝鲜北部冰天雪地中,无论环境多么恶劣,形势多么严峻,父亲从没叫过苦和悲观失望——按父亲的话说,国民党、美国鬼子武器再先进,与我们这些一把炒面就能撑一个星期的军队打仗肯定死路一条。
  后来父亲去世后,在整理他日记时我看到了我们父子的这次争论,那天他非常气愤。觉得我们这一代人没有经历过旧中国现实情况的残酷,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把很多东西想得太书面化、太理想化,该让我去饿几天饭再来和他讨论这个问题。但他在日记结尾写了一句话——如果再来一次,他肯定还会跟着共产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