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肉体凡胎,成就不朽意识,中国人有望走在世界前列”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通约智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没有差异)

2019年8月19日 (一) 07:11的版本

本文摘录自玛蒂娜·罗斯布拉特的《虚拟人》

告别肉体凡胎

  几千年前,古代中国人就已经开始记录那些存在于人身体外的意识和精神,这些记录和传说,最早在文字作品中出现。也正是这些文字,让我们有幸窥探和了解几千年前人类的生活。

不朽的意识

  如今,随着数字技术的革新与发展,我们找到了更多新方法去更好地记录人类意识。在计算机科学的帮助下,我们能够借助数字技术,去记录并展示这些“不朽”的意识。令我备感兴奋的是,像中国这样一个现代化的文明古国,也对虚拟意识、数字技术及软件科学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假若全球首个虚拟人是华裔,我绝不会感到意外。首先,中国软件工程师的数量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因此,世界上第一个人造意识软件,也就是我所说的思维软件(mindware),可能会由中国的程序员完成。其次,中国拥有全球数量最多的社交媒体用户:每一次应用社交媒体,用户都会留下其意识的数字脚印。因此,中国将拥有大量优质内容,能够构建起支持虚拟意识的数据库,也就是我所说的思维文件(mindfile)。再次,中国举国上下洋溢着浓厚的创业氛围。而21世纪一个最庞大的商业机会,就是用工具创造人类的数字等价物,也就是我在书中提及的核心概念——思维克隆人(mindclone)。正如自行车、汽车等发明延伸了人类的腿脚,并留下了一笔无以计量的财富一样,思维克隆人及思维克隆技术将延展人类的大脑。我想,这也必将创造出巨大的社会与经济价值。

  从中国目前法律系统和社会系统的发展状况来看,现在是将虚拟人技术引入中国的极佳时期——现代中国的法律系统正在不断地发展、完善。因此,中国有更多的机会去接纳与虚拟人相关的新概念,比如虚拟人的法律地位等。

  近期,在涉及器官移植的问题时,脑死亡已经超越了传统心脏停跳所定义的死亡。有朝一日,当我们拥有了思维克隆技术,就需要寻找一种对死亡的新定义。因为如果我们事先通过思维文件、思维软件创造了思维克隆人,那么这意味着,即使大脑死亡,我们的思维也并不会随之而去。一些司法系统(比如基于罗马法的系统)过于陈旧,接受新的科技实体时会遇到诸多困难。但是快速发展的中国法律系统,却能够更好地包容与虚拟人相关的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