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为何对中俄自由贸易区始终不感兴趣,甚至还有抵触情绪?

来自通约智库
明华讨论 | 贡献2021年6月7日 (一) 05:11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自由贸易区>中俄自由贸易区


今日解局 2021-6-6 以下文章来源于势场 ,作者势之场

国际局势不是棋局,你来我往好像真的就是动手挪棋子这么简单。

——九段棋手

拜登上台后,中国的地缘战略空间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日本韩国变脸,蜜月期结束;曾大力争取的欧盟如今也变了脸,宣告冻结中欧投资协定。

这些美国的传统盟友的墙角确实难挖,因而我们一直寻求巩固传统伙伴的关系,比如非洲,比如东南亚,一带一路应运而生。

这也是我们一向的策略——贸易先行,然后谋求更深层次交往。

可我们还有一个传统伙伴,一个共同对抗美国的理想战友,却一直以来对跟中国构建更深层次的贸易关系不感兴趣。虽然,我们之间拥有着最长的边境线。

它就是俄罗斯。

迄今为止,我国与俄罗斯尚未建立任何沿边跨境经济合作区(即自由贸易试验区)。中俄之间仅仅在满洲里有一个“互市贸易区”。

显然,阻力全然来自俄方。与我们敞开大门做生意的国家太多了,相比之下,关系如此紧密的这位邻居的态度显得格格不入。

为什么俄罗斯频频拒绝中国?

俄罗斯是在担忧自己会沦为中国经济的附庸吗?

还是在担忧自己的西伯利亚腹地过于开放,会导致中俄历史边境遗留问题和中国对西伯利亚广袤地区领土的觊觎?

A、俄罗斯并不傻。

如果俄罗斯能够在让远东地区成为中国的经济附庸的同时,在经济上取得显著的成功——

比如,成为财政盈余地区,为中央财政提供有效支持;同时能够以一种不是单纯的被剥削者的姿态,融入东北亚的市场经济中,依靠自身力量完成地区陈旧的基础设施的更新。

我想莫斯科会迫不及待地对中国开放市场,至少也会单独确立远东地区与中国之间的自贸关系。

先回答一个大家可能最关心的问题:俄罗斯是担心中国影响力“侵入”当年侵占清朝的领土吗?

要知道,经济联系密切并不一定导致政治关系的靠拢。

加拿大卑诗省与西雅图的经济联系,长期以来比之与安大略还要密切,也没见卑诗省要与华盛顿州合并;

法国阿尔萨斯的经济联系是跟着莱茵河走的,属地斯特拉斯堡在对岸的德国施瓦本还有个卫星城。

相比之下,其实俄罗斯并不担心如今语言、文化甚至肤色都迥异的黑龙江/阿穆尔河两岸会回归一百多年前的叙事。

在远东区,尤其是外东北,在“并入”中国的危险几乎完全不存在的时候,如果建立自贸区真的香为啥不加入?

因为,这对当前的俄国确实没好处。

B、首先,我们来看看自贸协定是啥?

货物贸易无关税无壁垒自由流通,更进一步扩大到服务业上,在进一步扩大到劳务和投资自由化,再扩大应该就到了制定共同的对外关税政策——这就升级成立关税同盟了。

自贸协定在经济方面的好处当然是发挥各自的禀赋,从而在交换选择改善和生产专业化的作用下达到总体福利水平增加的效果。

听起来,这是个双赢的事,俄国好像没理由拒绝吧?

事实上,俄罗斯拒绝的理由主要是:不平等。

国际贸易理论上,依据经济规模,其实是将“大国”和“小国”分开考虑的。

其原因是,大国在商品贸易的过程中,不仅可以影响国内商品的价格,而且可以影响贸易商品的相对价格,大国是贸易价格的制定者或影响者。

因此,自贸协定虽然可以促进整体福利水平的增加,但是大国的各种优势使得它能够更多地将贸易的福利留在本国国内。

而在中俄贸易关系中,说个题外话——中俄自贸协定应该是中国-欧亚经济联盟自贸协定的子集。两边经济规模更大的是中国,而且规模有显著的差距。

更令俄罗斯绝望的是规模差异还在不断的扩大。这一定让它很不习惯,毕竟在面对西欧的时候,俄罗斯一直是作为享有规模优势的一方存在的。

这其实也是特朗普之前一直说要与欧洲各国建立双边贸易关系的主要原因

为了避免签订自贸协定后陷入一个不受自身控制的市场环境中,俄罗斯一直在一带一路上态度保守,“寻求有序对接”,这意味着它既利用中国的经济力量,又尽量控制其潜在风险。

甚至为了对冲中国可能的“控制”,俄罗斯还联合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搞了个“欧亚经济联盟”。

无奈的是,俄罗斯加这几个国家的经济总量,怕还没有广东省高,欧亚经济联盟的影响因此十分有限。

2014年——俄罗斯经济的高光时刻

C、接下来,我们谈谈贸易结构。

中俄当下的贸易结构很不适合建立自贸区,或者说水平过于低以至于没有必要。

根据克鲁格曼的新贸易理论,较之产业间贸易,产业内贸易层次更高;较之以产业间贸易为主的区域,以产业内贸易为主的区域国家之间更容易建立自由贸易区 。

现实社会中,大多成功的自贸区,都以产业内贸易为主,比如欧洲共同市场和中国—东盟自贸区。

所谓产业内贸易,即同类商品既有进口又有出口。比如中国既出口汽车又进口汽车,双边都能比较互补,大家都开心。

根据衡量产业内贸易的GL指数, 工业化国家的平均GL指数为52.8%,新兴工业化国家为43.04%,非新兴工业化国家为25.87%。

这意味着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产业内贸易占据总贸易份额的比例是在逐渐扩大的。

在贸易规模相当的前提下,经济体往往倾向于发展与产业内贸易经济伙伴的自贸关系。这不仅将取得常规的贸易福利,还显著降低本国产业发展的交易成本,并利用他国资源禀赋为本国产业的发展赋能。

然而中俄之间恰恰不存在发生大规模产业内贸易的基础。

2020年中俄贸易额超1077亿美元,是中日的三分之一

这里先科普一下产业内贸易的两个分类:垂直一体化和水平一体化。

简而言之,垂直一体化就是同一辆汽车中,投资国发展中国家生产低端零件,母国发达国家生产高端零件。

而水平一体化,类似在各国都设立有相似工厂,然后在本地进行销售的跨国食品集团,如可口可乐。

敢问以上哪一种贸易类型存在中俄之间呢?

考虑垂直一体化,上个世纪中国拒绝被纳入经互会体系的时候,就不存在成为俄国海外工厂的可能了。

让俄罗斯成为中国企业的代工厂?低薪资、好驱使、华人还多东南亚明显香很多。

水平一体化更加不可能,因为先决条件是“经济发展水平和市场规模相似的国家”,这就完全没法满足。俄罗斯的经济发展和工业水平早已和中国差得十万八千里了。

D、产业内贸易玩不转,就只剩下产业间贸易了。事实上,当下的中俄贸易恰恰多数都是产业间贸易。

什么叫产业间贸易?即,同一产业部门产品只出口或只进口。例如,俄国全靠中国进口衬衣,中国全靠俄国进口貂皮。

那么这些产品间贸易能不能扩大呢?

有利因素在于,双方都存在相关的市场需求,在另外一国境内也能找到对应的产能。

中国的中端工业品就不用说了,俄方降低关税之后,必将被中国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

另一方面,俄罗斯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粮食出口国和第一大小麦出口国,但是占据其出口目的地前列的国家却是:土耳其、埃及、伊朗、沙特和孟加拉国。

总之,看起来中国确实存在扩大对俄罗斯农业进口的市场空间。

但是同时需要考虑不利因素:双方都有需要保护的产业部门。

俄联邦的制造业增加值占了其GDP总额的13%,工业(不等于制造业)从业人口分布占据了其男性就业总额的37.1%和女性就业总额的15.4%。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受到关税和非关税壁垒及政府采购保护的不具备竞争力的产业。

而中国最近一直在扩大对俄罗斯能源领域的进口,但是对于农业领域却只能说是有序扩大,只以单个联邦主体(即俄罗斯的省)为单位颁发检疫证明,即,中国始终没有授予俄罗斯全国以出口农产品到我们市场的权利。

2002 - 2018年的数据变化

因为咱们的农业部门是缺乏竞争力的一方,也是需要保护的,这就跟俄罗斯需要保护自己的制造业部门一样。

毕竟各有禀赋,谁没有几个吸纳大量劳动力的低效率需保护的经济部门呢?

E、最后谈谈边境基础设施水平。毕竟要建自由贸易区,也得有楼有公路有加油站不是。

这方面,主要是俄罗斯的原因。因为实在没钱,加上地广人稀的不划算,俄远东地区的陆路交通运力都不是一般的差,甚至黑龙江上的跨江大桥都是最近几年才修建完毕的。

至于俄领土内部的基础设施,更是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更新了。

冷知识:俄罗斯几乎没有高速公路

鉴于上述原因,中俄自贸区并没有到达其必然出现的历史节点上,所以关心中俄经贸进程的朋友们不如先放下一蹴而就的心态,转而关注一下有没有类似下述的新闻:

1、中俄/中国-欧亚经济联盟按照互惠原则达成了部分产品的关税减让协议。

2、中俄政府撤销了阻碍服务贸易的歧视性政策。

3、中俄重新谈判并更新了2006年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促进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提升了双方的投资自由化程度。

4、中国-欧亚双方启动了在2019年10月25日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欧亚经济联盟经贸合作协定》具体条款的实施工作。

5、中国银行业对双边贸易和建设活动提供金融支持(俄机构受到制裁),像中哈产能合作基金这样的专项合作基金设立。

6、双方各种标准体系的对接等。

自由贸易区不是一步登天的事情,中途有着一个又一个的台阶等着两国拾阶而上。上述台阶,就是我们必须走过的道路。

国际局势不是棋局,你来我往好像真的就是动手挪棋子这么简单。

即使像中俄这样在美国霸权主义面前同仇敌忾的队友,之间也有太多利益纠葛需要提前解决,以至于“政热经冷”,默契地搁置许多东西。

与其被自媒体中那些宏大的纵横捭阖牵着情绪走,不如认认真真关注一些细节,问出一些疑问,以小见大,会对国际关系有着更深刻认知。


俄罗斯为何对中俄自由贸易区始终不感兴趣,甚至还有抵触情绪?